幽冰中文 > 奇幻小说 > 医品圣手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戏精何言

  人一着急,就会本能的说家乡话。张猛说着外人都听不懂的地道方言,面色证明的朝着何言抡起拳头。

  虽然人们听不懂他说什么,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估计就是街边混混打架的时候,习惯性的开口骂人。张猛本来就是辍学的混混,即便后来在朱晓琳家里的帮助下,自己努力打拼的生活有了起色,但骨子里的本性如果没有一些具备冲击性的经历的话,是很难改变的。如此看来,他有这样的行为,其实也可以理解。

  只是他的拳头,实在有些不堪入目。何言故意收敛了力道,一巴掌扇在张猛的脸上,张猛吃劲,又一次倒飞而去,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脑袋阵阵眩晕。但他仍然还有跟人动手的力气,那是何言故意留给他的,为的就是让他再站起来挥拳。

  张猛果然很配合的再站起来,何言两次留手,让他察觉不到自己跟何言之间的差距,对他来说,何言也只是一个稍微会点功夫的普通人。他始终艰辛乱拳能够打死老师傅,更何况何言也不是什么老师傅。

  想要敢打架,首先要学会挨打,这是不变的定律。张猛一开始当混混的时候,就没少挨打,所以他不怕挨打。只要对手不是强到让人毫无还手余地的程度,他都不会惧怕。

  所以他的拳头又来了,就是那么毫无章法的扑向何言,就跟小孩子打架的撕咬一样。所谓的拳脚招式,除非达到一定境界,否则还真不如这种最原始的撕咬来的管用。狮子搏兔,也是同样的招数。

  看到张猛扑向自己,何言装作一副应对不暇的样子,急忙躲开,这让张猛更加信心大增。虽然这一下没扑到,又吃了何言反手一巴掌,但他感觉自己已经找到对付何言的希望了。都挨了那么多巴掌,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那就再来。

  结果,跟之前如出一辙,何言慌忙躲开,然后反手再一巴掌,迅速拉开距离。张猛始终被这种能明显感受到疼痛,却又不至于让他失去行动能力的巴掌一下一下的扇着。越发失去理智的他,根本察觉不到何言其实就是在陪他玩。

  别说他了,其他清醒的旁观者,也看不出何言的动作是装出来的。毕竟何言的境界摆在那里,如果连一些普通人都欺骗不了,那他未免也太废了。

  正因为他能很好的欺骗人们的眼睛,所以大家都以为何言真的被张猛威胁到了,只是因为何言更加灵活一些,所以才能每一次都躲开。

  张猛固然失去理智,但打架的本能还在,他觉得自己只要再快一点,再稍微预料一下何言的动作,这次一定能抓住何言,把何言狠狠教训一顿。管你什么明星不明星的,在这里就是老子的地盘!

  他刚刚被何言扇倒在地,两边脸都肿的老高,眼睛也肿了起来,鼻梁塌陷流血,身上好几处瘀伤隐隐作痛,但偏偏这些伤势都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动作。但这次他没有再莽撞冲上去,而是悄悄在手里抓了一块石头。再然后,他一如先前的动作扑向何言,何言再次慌乱闪躲。

  这次,因为张猛的速度加快,何言躲的比先前更加慌乱,竟是把脑后留给了张猛。张猛一扑不中,瞬间丢出手里的石头。两个人几乎是擦身而过,这么近扔的石头几乎不用飞行的时间,一下子就会砸中何言的脑后。

  不仅张猛这么想,所有人也都这么想。然而,下一瞬间,何言似乎被什么东西扳了一下,一个踉跄弯下了身子,却偏偏躲过了那块石头。石头几乎是擦着他脑后的头发飞过去的。

  “他妈的!”

  又吃了何言回身一脚的张猛在倒地的过程中,又骂了一句脏话。最气人的结果就是偏偏差那么一点点。不过没关系,这次是何言运气好,下次只要他再扔的低一点,就算砸不到何言的脑袋,也能砸到何言的后背。他坚信自己的力道,只要扔到何言,何言必然要吃苦头。

  在张猛的眼里,何言简直猥琐至极,这家伙根本不主动进攻,就等他先手扑过去,然后再做应对。可偏偏张猛又必须要掌握主动权,因为要报复的是他,要把人赶走的也是他。身为主动来朱晓琳家找麻烦的一方,他无论如何都要主动,即便现在只是无关大局的打架。

  “我他妈还就不信了!”张猛这次手里捏了两块石头,又张牙舞爪的朝着何言扑了过去。张猛再次加速,何言躲得更加费力了,要不是因为张猛手里捏着两块石头,腾不出手来抓何言,何言就要被他抓住了。

  这一刻,他只觉得后悔的不得了,自己干嘛偏偏要贪多,拿两块石头呢?如果像之前那样,只那一块,就能抓住何言,再把手里的石头砸在何言的头上,保准砸的何言头破血流。

  “真他妈晦气!”张猛心里一声暗骂,但打架还要继续。他只能把两块石头都朝何言扔去,两块石头彻底封死了何言的退路。不管何言怎么闪躲,只要他不是神仙,就一定会挨上一下。

  眼看着石头就要砸中何言的后脑,张猛似乎已经看到了何言头破血流的样子。只可惜,那都是理想中的美好。而现实却是,何言仿佛又被什么绊了一下,步伐立刻变得踉跄,一块石头贴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而另一块,刚好在他被绊倒转身的时候,打在了手掌心上。结果,石头就那么被何言抓在了手里。

  慌乱之中,张猛看到这一幕,差点被气的吐血。怎么又差那么一点点?这一瞬间,他在心里把老天爷骂了一万次,又把何言骂了一万次。可惜没什么卵用,只见何言顺势就把手里的石头砸在了张猛的脑袋上。

  砰!

  张猛原本因为扑击而前倾的身体,登时向后仰倒,头晕目眩的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平衡。脚下一滑,就伴随着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而堪堪躲过他攻击的何言,则再次迅速拉开距离。自始自终,张猛都没碰到何言的衣角一下。

  他真的没碰到何言的衣角,就连何言删他的时候都是用的巴掌,他确实碰不到。

  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张猛越来越愤怒,动手报复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如果明显感觉到差距,人就会自觉的放弃,可偏偏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很多赌博的骗局用的就是这种手段,总让人感觉差一点就赢了,然后被骗的人就会抱着那点根本不存在的希望一次又一次的上当。

  如今,何言就相当于布局的那个人,而张猛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赌徒。头昏脑胀,失去理智的他,一门心思只想着让何言吃苦头。他报复的心思越来越强烈,眼睛的血丝也越来越浓。他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面目狰狞的,仿佛要择人而噬。

  “老子跟你拼了!”张猛这次学的聪明,只抄起一块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向何言。这次他的动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眼看着他就要抓到何言的胳膊了。何言急忙一个侧身,躲开了张猛的手。

  但没关系,张猛的另一只手里还攥着石头。此刻的何言刚刚闪身躲避,正处在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候,根本没机会再闪身躲避。张猛趁机把石头丢出去。这回,他也不打算攻击何言的后脑了,干脆瞄着何言的背心。他先不求重伤何言,只求能打到何言一下,给自己解解气,要不这么下去,他非得憋屈死不可。

  然而,天真如张猛,一心以为自己跟何言的差距很小,只要肯咬牙坚持,早晚都能打到何言。可残酷的现实却又狠狠的甩了张猛一巴掌。只见何言正向前迈着步子,却一脚踩在了路边的一个坑里,整个人瞬间一矮,差点摔了个狗吃屎。但好在他伸手不错,保持住了平衡,可那块石头却又贴着他的后背.飞了过去,仍然没有伤到何言半分。

  这一刻,张猛终于承受不住接连的打击,尽管何言没有对他造成内伤,但他还是气的吐了口血。

  血雾喷了个漫天,何言就在张猛的正前方,却因为后退了三步,正好躲开了那团血雾,一滴都没有溅到身上。可当下的张猛,却因为内伤加外伤,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地,彻底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就更别说注意到何言滴血不沾的细节了。

  他到现在都没察觉到自己跟何言的差距有多大,还以为只是何言的运气好才每次都躲过他的攻击呢。这也不能怪他,何言的动作的确做的太逼真了,就连脸上慌乱的表情也像真的一样。要不何言怎么能把黄飞鸿演的惟妙惟俏呢,他本身就是个戏精。

  但张猛看不出来,不代表周围人看不出来。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村民和游客们,都发现何言向后退的那三步,刚好躲开了那团血雾。如果说运气能使得何言每次都躲过攻击还情有可原的话,躲过那团血雾就真的太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