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无限大抽取 > 第四百零一章 艺术

  “摇坏骰子?”

  吴先生闻言一愣,然后他看着路青手中的象牙骰子,忽然恍然大悟。∏菠÷萝÷小∏说

  原来对方打的是这个主意。

  难怪要选择赌小,这是打算要效仿赌神啊。

  只要把骰子给摇碎了,那不就点数最小了。

  在座的都不是笨人,张航他们也听懂了路青话里的意思,全都惊喜地看向路青。

  难道路子还懂得这样的绝技?

  几人不由想起路青曾经在海面上奔跑的一幕,觉得恐怕还真有这个可能!

  难怪路子要跟对方赌,原来他早有把握了!

  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一时间,张航等人都有些兴奋起来。

  吴先生迟疑了。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他肯定感到不屑。

  要知道象牙骰子质地细腻且坚硬,是十分耐用的,一般人就算是再怎么用力摇掷,也难以将其损坏,更别说是摇碎了,当中的难度,根本不是仅凭蛮力就可以做到的。

  就算是他,沉浸赌术多年,也无法确保做到这一步,这对劲力的把控要求,实在是太高了,他还无法达到那种程度,

  哪怕是他们千门当中,能做到这点的也不多,只有赌术最高深的那几位前辈,才有这份功力。

  按道理说,路青年纪轻轻,同样不大可能拥有那样高深的赌术。

  然而不知怎么的,看着路青那平静无波的脸庞,吴先生脑海里总回想起路青在桌子上轻轻一敲,就将翡翠弹起的那一幕,心里又不敢百分百的确定。

  踌躇难决之下,吴先生不由得把目光看向庞玉。

  感受到吴先生的犹豫,庞玉吃了一惊。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吴先生在赌桌上出现这种情绪,在以往的日子里,只要是在赌桌上,哪一次他不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现在居然犹豫了?

  难道说,路青还真有摇碎骰子的能力?

  庞玉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刚才在过来了路上,吴先生有提醒说路青手上功夫不错,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怕是没这么简单。

  庞玉沉吟了一下,忽然一笑:“如果骰子碎了,那就是一点都没有,当然算是最小了。”

  张航等人闻言顿时面露喜色,然而没等他们完全高兴起来,庞玉语气又忽然一转:“不过,既然路先生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那我们就再换两副骰子吧。”

  说完他也不等众人有所反应,立即就吩咐手下换了两副新的骰盅和骰子上来。

  “这两副骰盅和骰子,都是纯钢打造的,坚硬无比,我想,用它们来比赛,路先生总不用担心它们会碎掉了吧?”庞玉笑眯眯地向路青说道。

  张航等人的脸色僵住了,他们没想到庞玉会来这么一手,这完全就是把路青能赢的唯一一点可能性都给掐断了。

  “你这也太无耻了......”

  忍不住地,古剑就怒骂了起来。

  “这位先生,你这话就很没有道理了,既然路先生有所顾虑,我只不过是顺从他的意思,把骰子换成更结实的,有什么不对,哪来无耻一说呢?”

  庞玉这回也没有生气,而是认真地反问道。

  “你明明知道路子不是那个意思的......”

  古剑还想争辩,却被班长几个拉住了。

  大家知道,这种扯皮根本就没有用,人家摆明就是要将路青影的唯一机会都掐死,不可能答应再把骰子换回来的。

  庞玉看着对面一群人脸色难看的样子,心里一阵快意,今天他吃了好几次暗亏,心里一直都不爽着呢,对面那些难看的脸色,对他来说,就像是夏日里来了一杯冷饮,那叫一个舒爽。

  “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路青并没有理会这些争执,直接问道。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就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当然可以。”

  庞玉看着路青那依然没有什么变化的脸庞,心里一阵不屑。

  装,继续装,我就不信你这下子还有翻盘的机会!

  “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那就开始吧!”郑老板终于发挥了自己裁判的作用,“你们谁先来?”

  “吴先生先来吧,正好可以学习一下。”路青示意道。

  “也行,我就先来了。”

  吴先生也不推辞,在他看来,谁先谁后其实都没有区别,因为最终赢的,都必将是他。

  在赌术一道上,他拥有绝对的自信。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使吴先生信心倍增,路青他们并不知道,庞玉拿出来的这两副骰盅骰子,其实是他托人专门打造的,是他平时拿来练习手力和腕力的专用道具。

  本身就赌术不凡,用的又是最熟悉的赌具,吴先生实在想不到自己输的理由,所以先摇后摇,完全没影响。

  拿起骰盅,看起来颇为沉重的骰盅,在吴先生手中仿佛轻若无物,他动作优美,轻轻地往桌上一抄,就将五颗骰子全部捞到骰盅里。

  接着众人就看到了一场堪称艺术般的摇骰表演。

  只见骰盅在吴先生手中如蝴蝶般旋转翻飞,就像是调酒师的酒盅一样,每每看着就要脱手掉落,偏偏关键时刻又被他黏住,再度回到手中。

  虽然是钢铁打造的,但骰子与骰子之间,还有跟骰盅的碰撞声,一点都不显得刺耳,相反,还有着一种独特的韵律感,丝毫不会让人感到厌烦。

  玩骰子玩到这种地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艺术了,哪怕是张航等人,虽然厌恶对方,但也是看得目瞪口呆,心生佩服。

  只是震撼之余,他们却更加为路青担忧了,看这情形,这吴先生的赌术恐怕真的是非同小可,路青想要赢,谈何容易。

  就这样摇了将近有一分钟,吴先生终于结束了他的表演,手腕轻轻一抖,骰盅近乎无声地落在了桌上,倒扣在那里。

  牌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场艺术般的摇骰表演给震住了。

  就连那郑老板,也是长大了嘴巴。

  “路先生,献丑了。”吴先生微笑道。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吴先生的赌术果然不凡。”路青忍不住赞叹道。

  路青这话是发自真心的,这吴先生人品如何先不论,赌术却的确是惊人,起码这一手将骰子摇出韵律感的手法,他就做不到的。

  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这个地步,想必是没少下苦功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路青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练习,不然以他的控制能力,稍加练习,恐怕就不会逊色这吴先生了。

  “路先生谬赞了。”

  吴先生虽然自傲,却并不敢在路青面前太过得意。

  “开盅吧。”路青示意道。

  “好。”

  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骰盅,静待开盅的一刻。

  张航几人不由得祈祷起来,希望对方摇得不好,虽然他们知道这不大可能。

  吴先生一脸轻松,轻轻地揭开了骰盅。

  骰盅揭开的一刹那,有人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只见五颗骰子呈梅花状排在桌子上,每一颗,都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