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修真小说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三十四章 好强

  

  

  这个修士很危险-第2393章好强-武侠修真-JIEQICMS

  

  

  

  

  

  

  

  

  

  CMS->书库首页->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11311/modules/article/id=46726>"target="_blank">:11311/modules/article/id=46726>这个修士很危险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target=_blank>加入书签|target=_blank>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第2393章好强

  许易眉头一扬,长臂闪电般击出。

  轰!

  整个海域陡然炸开,陆火如箭飚退,许易连退十余步。

  “这不可能!”

  陆火惊声呼喝,“再来!”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本体乃是黄金龙角蟒,已修炼至成熟期,气力之强,翻身间摧毁山岳,不在话下。

  即便此刻显化人形,不能尽全力,其力道之强,当世也罕有妖兽能够匹敌,更遑论一个人族。

  喝声未落,陆火已和许易战作一团,双方皆不动用法力,完全如蛮兽一般厮杀,拳拳到肉,狂暴的力道,迸发的气劲,搅得海面不断掀起龙卷风暴。

  轰!

  又一道暴击后,陆火和许易的身形再度分开,陆火已气踹嘘嘘,许易气定神闲。

  陆火连连挥手,“我就是吃饱了没事,找你拼力气,你炼化的每一个兽核,都有狂霸的气力加持,如今你的肉身之强,气力之劲,说是一具蛮荒巨兽也不为过。”

  许易微微点头,也不再说谦辞。

  他自己的状况,他自家最清楚,适才和陆火战斗,他并没用全力,此刻,他体内蕴藏霸烈力道,让他不由得生出一种便是一尊洪荒巨兽立在眼前,他也能活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将之毙在掌下的狂妄。

  “好了,论力量,除非我显化本体,否则是战不过你的。却不知除了这狂暴的力量外,你真实的战力又有几分,再来!”

  陆火不死心,大手一招,整个海面忽起无数风暴团,朝许易卷来。

  许易伸手一握,几乎覆盖整个海面的风暴团如一个水泡般,被许易一握而碎。

  “好强的灵力掌控,也罢,不浪费时间了,你且看好了。”

  话至此处,陆火沉声暴喝,“滴水!”

  双手摆动,顿时,整个海面朝半空挪移,不断汇聚,压缩。

  许易看得分明,半空中的每一滴水,便是数十万顿的滔天巨浪聚成,而空中的水滴还在不断汇聚。

  “来得好!”

  许易精神大震,冷声啸道,“断心!”

  顿时,已经沸腾了半边的海面,全如烧开了的锅。

  大量的水汽,开始在半空汇聚。

  仔细看去,许易和陆火,便如两台超大型的水泵,誓要抽干沧海。

  踏入神胎境,许易的提升是全方位的。

  他经历的雷劫足够长,为抗雷霆真意,他始终激发至哀之意,此刻至哀之意已壮大无比。

  三心二意剑再使出时,威力自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短短十余息,半空中便聚出一柄长不见尾,阔尽无量的巨剑,浓烈的杀意,四散纵横,还未激发,方圆百里,无数水族,便已被威慑得死死沉入海底,深深钻进泥坑,丝毫不敢动弹。

  “哎!”

  陆火沉沉一叹,空中不断聚合的水球,轰然迸散,方圆百里之内,暴雨如注。

  许易大手一挥,断心剑轻颤,暴雨立止,巨量的水汽,尽数被吸附到断心剑上。

  巨剑更长更阔,超出了眼目的极限。

  “去!”

  一声轻啸,许易轻轻一弹指,巨剑直直没入水中,连一丝水花都不曾荡起。

  “来如雷霆,罢如清光,卸万山如一毫,如此操控由心,不知神通何名?”

  陆火望着那不断没入海中的巨剑,悠悠叹道。

  许易抱拳道,“三心二意剑!很早就修成的功法,如今只是更进一步。”

  陆火道,“众所周知,一时境界有一时功法,你这功法能一以贯之的强大,足见其妙。不过,仅凭如此手段,未必能胜得过宫羽裳。”

  提到宫羽裳,许易陡然想起一事,道,“前番宫羽裳来杀我,陆兄曾说什么他只来了一半,我很是不解,不知何意。”

  陆火道,“你不知也正常,来的是宫羽裳斩去的下尸,若是他的本体,我可不敢帮你阻他。”

  许易愕然,继续追问斩尸之妙,陆火双手一摊,道,“我哪里知晓,那等境界,我望尘莫及,只能想象,又如何尽知其妙。不过,你修成神胎境了,宫羽裳的攻击中的道意,便不能如先前那般重创于你了。以你如今的实力,对上宫羽裳,未必不能走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

  脱。”

  许易咧嘴一笑,幽幽道,“再见宫羽裳,若还想着如何遁走,那我可就白遭这茬罪了。”

  陆火眉头一扬,惊疑地看着许易,实在弄不明白,他怎么平生如此自信。

  许易伸手道,“陆兄,有件东西,你是不是该还我,总不会想着让我就这般忘了吧。”

  陆火双手一摊,巨目一翻,“你这是何意,讹我?”

  许易道,“不知我的紫霄雷击竹哪里去了?”

  陆火梗着脖子道,“你雷劫都扛过去了,问那竹子作甚,我的注意都在你身上,怎知那竹子的去向,说不定已经被雷霆真意炼化了,也不想想你这一拨遭了多少雷劈,便是九节竹,怕也报销了。”

  许易摇摇头,“我和竹子共历雷劫,气机交感,已生联系,即便陆兄将此物藏在你储物手环中,我也能感知他的存在。”

  陆火老脸一红,指着许易道,“都说人族奸狡,不堪为友,以往我只当是谣传,今日一见,名副其实,我不过是拿一根你已用不上的破竹子,你犯得着步步紧逼,一脸面子也不给我留?先前不知谁说,大恩不言谢的。”

  他堂堂妖府之主,被许易当面戳穿,实在挂不住脸。

  怒叱罢,大手一挥,一根绿竹横空朝许易贯去,许易接过,连连致歉。

  这年头,人情不好欠,若非他这根竹子的确和他生了血肉联系,他绝不至于戳破陆火。

  想想也是心塞,偷东西的理直气壮,要东西的反倒心有戚戚。

  陆火哼道,“你当真一毛不拔,当初许诺我的灵酒,我看你自己一口气灌了几十葫,现在也当是一滴也没有我份。可怜我老实好欺,你一要,便将那至珍至贵的雪娃果,赠予了你,早知如此,哎,不说了,不说了。”

  许易见这位大有将歪理邪说抗上云头的架势,赶忙道,“陆兄勿急,你托付我的事,我拼尽全力,必定帮你达成,你看如何?”

  陆火怔了怔,“我何时有事托与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