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嫡女巧当家 > 第五十六章 就这么走了?

  前世自己跟这个九皇叔并无交集,甚至这个时候九皇叔根本就没出现过,她根本就不知道有九皇叔这样一个人。

  这一世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九皇叔在自己危难时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救了自己?

  想起自己前世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难道这跟她的重生有关?

  “怎么?手还没擦干净?”九皇叔俯身看着姬如欢,突然出声,吓的姬如欢忙松开了手。

  刚刚走了神,九皇叔已经将她放在了小榻上,她居然还一直抓着九皇叔的领口。

  看着九皇叔胸前那月牙白的袍子上,被自己蹭上去的明显的痕迹,姬如欢羞红了脸,她怎能做出这般幼稚丢脸的事情?

  九皇叔面上倒是不见一点恼意,带着一丝笑意开口说道,“好好休息。”

  说完便转身过去了茶几边上坐下,继续品茶看风景去了。

  姬如欢红着脸偷偷打量着窗边的人,纤长的手指轻握着手里的茶杯,修的身子靠在窗边,随意束起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与身上的月牙白长衫形成鲜明的对比,头微偏看着窗外,露出一张如精致雕琢过一般轮廓完美的侧脸。

  如此出色的人,救下了自己又这般细心照顾着她的伤,难道是?心仪自己?

  姬如欢控制住怦怦乱跳的心,忙胡乱摇了摇头,不可能,这般出色的人,怎么会心仪自己?刚刚还数落了她不堪的过往。

  那是出于什么目的?难道是跟四皇子一样,想利用自己?

  姬如欢心里突然浮起一股子失落,出神的看着那一张完美的侧脸,在药效中渐渐困顿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姬如欢闭上眼睛之后,独孤驰砚也转过头,看向了小榻,眼神复杂,看着那一张睡梦中都眉头微皱的小脸。

  “咚咚咚!”

  舱门外面传来敲门声,独孤驰砚才收回了视线,站起身出了船舱。

  一出船舱,夏至便开口说道,“主子,冬雪来了。”

  独孤驰砚转头,再看了一眼小榻上的人,开口说道,“走吧,这边交给冬雪。”

  夏至犹豫的道,“不把姬姑娘挪过去么?”

  独孤驰砚摇头,应道,“算了,我坐冬雪的船走吧。”

  姬如欢再次醒来,便没再见着那个总坐在窗边看风景的风光霁月的九皇叔,而是一个脸蛋圆圆笑容甜甜的小丫头守在自己床前。

  “姑娘睡醒了?肯定饿了吧,奴婢煮了鲫鱼汤,刚好给姑娘补补身子。”

  看着面前这陌生的姑娘,姬如欢一脸莫名开口问道,“你是谁?”

  那姑娘甜甜笑着应道,“瞧奴婢这记性,忘了给姑娘说了,奴婢冬雪,是奉公子之命伺候姑娘养伤的。”

  姬如欢了然,原来是九皇叔找来的人,可自己还是在船上,船也应该还在海上。

  “你家公子人呢?”姬如欢问道。

  冬雪笑着应道,“公子有事先行离开了,让奴婢给姑娘带话,让姑娘好好养伤,待伤养好,是上岸还是去衡阳,都由姑娘自己决定。”

  姬如欢皱起眉头,轻声呢喃道,“就这样走了?”

  ……

  吴越轩满心疲惫,却硬是熬着等到吴桐从外面进来,带了姬将军的消息。

  “公子,公子,姬将军回来了,可是、可是……”

  吴桐一进门,都来不及给自家主子施礼,边喘气边开口说道。

  吴越轩不耐烦的踹了一脚结结巴巴的吴桐,“可是什么?就不能一次说完。”

  吴桐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一口气说了出来,“可是姬将军是被抬回来的。”

  吴越轩激动的站起身来,大声斥道,“什么?抬着回来?”

  吴桐点了点头,“好多人围着,我也挤不进去,只看到姬将军应该是被抬回来的,之后便急着回来给您报信了。”

  吴越轩眉头紧皱,边往外走边开口说道,“咱们去看看。”

  吴越轩跟吴桐在外面等了许久,只到里面背着药箱的郎中出来,才有人招呼了他们进去。

  姬将军身边的李志,看着吴越轩实在没什么好脸色,却还是将人给迎了进去,并开口警告道,“将军身上有伤,吴小少爷最好还是收敛点,不该说的话不要说,这里可不是京都,出了事情有一堆贵人替吴小少爷兜着。”

  吴越轩胡乱的点了点头,心思却没怎么放在一旁说话的李志身上,而是看着靠坐在床上,面色苍白眼睛微闭的姬将军。

  “将军,人带来了。”

  站在一旁的黄平出声提醒,姬将军才睁开了眼睛,看向吴越轩,开口询问道,“你怎么会来衡阳?”

  吴越轩难得规规矩矩的给姬将军抱拳施礼,过后才开口应道,“我本是跟大哥的援北军一起……”

  细细将事情说了一遍,姬将军却是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坐直了身子,大声开口问道,“你说什么,如欢居然带人烧西夏战船去了?”

  姬将军听着姬如欢居然带着两千人去烧西夏战船,这比他听见西夏十万大军跨西海过来还要激动。

  吴越轩无奈点了点头,应道,“我有劝她先回京的,但是她不肯听。”

  姬将军面色焦急,大声斥道,“简直胡闹,胡闹,你怎么能丢下她让她带人去烧西夏战船。”

  吴越轩见着姬将军那如同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自己,很是无奈开口应道,“我要冲过西夏十万大军的防线进衡阳报信,我自己都没办法保证,自己能活着冲进衡阳,她跟着我更危险。”

  姬将军瞪眼看着吴越轩,“她一个还没及笄的小姑娘,你就不该带着她来北境,简直就是胡闹。”

  吴越轩沉默了下来,这事儿他还真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驳,难道说是为了跟姬如欢退亲才答应带她来北境,真要说了,只怕姬将军现在就能剥了他一层皮。

  倒是一旁吴桐替自家主子打抱不平,小声说道,“要是我们不来,还不能够发现西夏跟大凉的阴谋,这衡阳怕是都要完了。”

  吴越轩瞪了一眼一旁吴桐,忙转移话题开口问道,“您身上的伤还好吧?”

  一旁黄平接口应道,“将军,您身上有伤,还是先好好休息吧,小姐的事情,属下想办法带人去找。”

  姬将军叹息一声,看了看自己的腿,开口应道,“罢了,多带几个得力的,乔装混出去,路上小心些。”

  黄平应下,姬将军才再次看向一声狼狈的吴越轩,“你们也累了,先下去好好休息吧,其他事情等休息好了再说。”

  该带的消息已经带到,吴越轩应下,抱拳施礼才转身离开,由门口卫兵带着往另外一处院子去。

  路上姬如吴越轩问道,“我刚刚倒是忘了问了,你们将军怎会受了伤回来,可是跟西夏军交上了手?”

  那卫兵只知道这位公子是姬将军未来的女婿,却并不知这其中还有其它的弯弯道道,只当吴越轩是自己人,倒是一点不隐瞒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哪里是西夏军伤的啊?是姬将军身边的副将,秦伟那厮,真是没想到,居然是潜伏在姬将军身边的细作,姬将军毫无防备,差点死在那厮的手上,还好咱们姬将军身手了得避开了要害,才能保住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