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武侠小说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第一百九十章 玄都谷

  马车中,又陷入寂静。

  戴道晋心神沉寂,默默思索独孤的剑道,汲取着养分,将适合自己的东西,化为己用。

  独孤的剑道理论立意之高,可以说为天下首屈一指,他的剑道传承在戴道晋看来,后期神雕侠所获得的重剑术,相对于独孤的剑道思想,太过浅薄。

  剑握在手,非操于手,而操于心;手中有剑,心必有剑,心失剑失;意志在剑,心意专一,身手一致;眼中无剑法,唯有剑识敌,无法即有法。

  戴道晋这半个月来,并未精研石壁上的武功,而是一直在体悟独孤的剑道,以他的剑道映照自己的剑道。

  戴道晋越是琢磨,越是觉得有意思,发现武学到了一定高度,便成了哲学。

  独孤的五重剑道境界,对于此时的戴道晋来说,理解前面四重,倒是无甚困难,但对于最后一重的“无剑无招”,却是无法达成。

  独孤年过四十,无敌天下,此时的他感受到的是居于顶峰的寂寞,没有外力的促成,他的人生几乎达到了尽头,所有的欲求,皆消失不见。

  四十不惑,无敌天下,若是还存着欲望诉求,便是贪欲妄求,这是独孤的人生哲学,也是他的剑道,逐渐趋于无欲无求之时,便是他放下手中之剑,剑藏于心之时。

  是为: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无剑无招,乃是独孤的剑道之巅,无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与万种招式里寻破绽,在千般武艺中览漏洞。以无招破有招,有我之境重招式,无我之境重运用。

  这个境界,戴道晋达不到,最起码此时的他达不到,他不停的轮回转世,如何能做到无欲无求,所以这条路不是他的路。

  虽然戴道晋达不到,但却对独孤抱有期待,无我无形,无我无心,无我无招,无我无敌,不知到了别的世界,到了那煌煌大世界,独孤的剑道会迸发出怎样徇烂夺目的光彩,照耀世间。

  戴道晋拭目以待。

  虽然戴道晋于剑道之路上,暂时达不到“无剑无招”的境界,但不代表他不能理会这些武学思想,汲取这些武学思想,充实己身,以求将来足够的积累,得以突破自身,打破武学瓶颈。

  ……

  “先生,到了。”马车外,车夫的声音传来,随后,马车渐渐停住。

  戴道晋睁开眼睛,黄蓉早已等不及,爬出了马车,跳下车去。

  捞起长剑,戴道晋伸手推开布帘,下了马车。

  戴道晋抬头看去,一座土城出现在前方,城门里人来人往,土城的城墙上,“土梁”二字映入眼中。

  戴道晋道:“蓉儿,我们今日先在这里休整一天,明日我们在启程赶路。”

  随后,又扭头对车夫道:“这是银钱,这一路麻烦了。”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些银钱。

  车夫见了,脸露笑容的接过,作揖感谢。

  戴道晋和黄蓉,往土城内走去,他们这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从新换一辆马车,非是其他原因,只是前往中原,再去桃花岛的路途遥远,这些车夫也不想离家太远,所以戴道晋只能每到一个地方,换一家当地的马车。

  土梁城是西北茫茫大地上的一个土城,人口不少,算是个附近较大的城镇。

  戴道晋和黄蓉走进城中,城里人来人往,颇为热闹,主道两旁,摊贩直接席地而摆。

  两人在街上走着,问了路人,便要直奔客栈。

  “让开,让开,都他么别拦路。”一声颇为暴戾的吼叫在身后响起。

  顿时街道上鸡飞狗跳,路人急忙躲避。

  戴道晋扭头看去,只见身后一驾马车在街道上疾驰,一个壮汉在车架上不停的挥舞着鞭子,丝毫不顾这街上的行人。

  戴道晋伸手拉过黄蓉,让道一边。

  马车从戴道晋身前跑过,他看见这壮汉嘴角溢血,身上也到处有血痕,明显是受了重伤。

  突然,似是因为马车颠簸,马车内一个人一头栽出,身子歪倒,头朝前,就要栽下马车,那壮汉眼疾手快,一把捞住那人,又塞回了马车里。

  旁边传来低声惊呼,这一幕街上不少人看到,那栽出马车的人,脸色惨白,身体僵硬,而且头上几个窟窿,有些红的白的一起流出来,甚是骇人。

  黄蓉也是吓得连忙转身。

  戴道晋看的清楚,眉头却是一皱,望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若有所思。

  旁边的路人低声交谈,“那不是穆家的三爷吗?怎么死的如此凄惨。”

  另一人嘿道:“听说穆三爷前几天带人去找玄都谷的麻烦,没成想却死了。”

  又有一人凑过去,扭头看了看,低声说道:“活该,他们这些恶人狗咬狗,死了也是活该。”语气中既是畏惧又是愤恨,还有一丝快意。

  “嘘,小点声,你不想活了。”

  戴道晋听了周围路人的低声谈论,想着刚刚那马车上的人的死状,心中不由想到了一些事情。

  摇了摇头,和黄蓉一同往客栈走去。

  客栈名字很常见,福安客栈,戴道晋和黄蓉走了进去,发现颇为干净。

  伙计走上来,弯腰道:“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黄蓉出声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啊?有没有中原的吃食?”这段时间,西北的这些糙粮,吃的黄蓉甚是难受,有些想念中原江南的精致美食。

  伙计见二人气度不凡,男子又腰悬长剑,有些为难道:“姑娘,店里的厨子,只会做本地的吃食,他也不会做中原的,这个……”

  戴道晋摆了摆手,给伙计解了围,“去开两间上房,再准备几个拿手的小菜,一壶酒,送到房里来。”

  伙计松了口气,忙笑着道:“客官楼上请,我这就带你先进房间休息。”

  伙计带着二人到了楼上,安排好了房间,又道:“两位稍等,酒菜马上就来。”

  店家速度很快,没多久,四个菜端了上来,颇有当地粗犷的特色,盘大量足,一壶酒。

  戴道晋叫住小二,“小二哥,你可知这玄都谷是什么地方?’”

  小二听了脸色微变,转身将房门关了起来,对戴道晋和黄蓉道:“二位客官不是本地人吧?”

  戴道晋两人摇头。

  小二低声道:“这玄都谷,是里土梁城五十里外的一处山谷,原本不叫玄都谷,那就是一个地势颇险的山谷,前些年,被强人占了,改名叫玄都谷,这玄都谷可不是善茬,和土梁城的穆家斗的可凶了。”

  戴道晋眼神一闪,笑着道:“小二哥可知,那占了山谷的强人是几人?是男是女?”

  小二道:“是几人俺不知道,不过听说那领头的一男一女很是厉害,连穆三爷都不是对手。”

  随后又不好意思笑了笑,挠了挠头,”这些也是俺听食客们说来的,具体真假不知道。”

  戴道晋笑着道:“多谢小二哥了。”

  小二忙摆手道客气,随后转身出去了。

  戴道晋抿了口酒,低声道:“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