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绝品小相师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活路

  儿摸出一个手链,准备付钱的时候,听到风雅的话,这才回答道:“回去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现在实力还是低了点,要努力修炼。/菠∧萝∧小/说”

  林天心中的确这么觉得,以前他还自豪年纪轻轻就有六重天中期的实力,现在才知道自己和真正的顶级六重天中期强者比起来,还是差了些。

  他问过蛇怪,才知道蛇怪相比于六重天中期的修真者来说,并不强,它只是众多蛇怪中一个很普通的种类,一开始甚至并不是怪,是被雷轰了一下这才变成了怪。

  以前林天觉得是怪就应该很强,自己能打败蛇怪,自然很强,直到蛇怪解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托大了。并不是所有的怪都强大,他相比那些六重天中期的修真者,实力也许不过是普通的存在。风雅从林天手上抢过了那个手链放回摊架上,她可不需要这些东西,走过来也是好奇,看看而已。

  “你实力还低?”风雅回头鄙视,转过头后又立刻回头再鄙视了一眼,两次鄙视的意义不同,只听她说道:“的确,你的确太没用了,居然被人追得连自己的小师姐都不顾上,老天怎么不收了你这冷漠无情的家伙?”

  林天满脸黑线,不想和风雅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看着被她放回摊架上的手链道:“你干嘛?那是我挑了准备送给姐姐的。”

  风雅白了林天一眼,讽刺道:“你当我白痴呢?师姐又不戴这些东西。”“送给香儿师姐也行啊”,林天小声嘀咕道。

  “你敢?”一路几乎是被风雅讽刺着回来的,林天心情很不爽,忽的又怀念起风雅温柔的模样,特别是她抱着自己哭的时候,让他心疼。“你拉着一张脸干嘛?”风雅嘀咕道,手上东西太多,只好用脚踢开了门。

  林天一肚子闷气,根本不想搭理风雅,自顾自挤了进去,气得风雅差点扔下东西揍他。苏香儿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苦修,经脉再生后,她修炼起来真气再也没有泄露过,这让她有种重生的感觉,生活再一次充满了希望。

  听到院中的吵闹声,也没法再安心修炼,况且今天已经突破到一重天初期,再修炼也只是稳固而已,于是从床上下来,向房间外面走去。林天正坐在院中的桌子边喝茶,看都不看正在整理东西的风雅,忽的瞥见苏香儿走出来,修为居然突破到了一重天初期,一口茶没喝下去,顿时喷了出来。

  “你干嘛?”风雅气急。要不是她手快,放在林天面前的东西就会被他的口水给弄脏。“没有没有”,林天忙用手擦掉嘴边的水渍,然后看向苏香儿,惊讶地说道:“香儿师姐,你居然突破了?

  好快。”经脉重新生长后,苏香儿的确感觉自己修炼快了很多,当初突破到一重天初期用了一年,现在才区区三个多月。“嗯,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以前积累得多吧。”

  苏香儿坐到了对面,身上那股子自然而然的媚意已经近乎于无,这样看上去反而要自然些,更像一个真实的女子。

  只要有其他人在,林天不至于有尴尬,他是个男人,没什么放不开的,再说当初他忍住了,可没和苏香儿发生关系。脸上出现笑容,林天说道:“恭喜了香儿师姐,我觉得你很快就可以恢复修为,突破到四重天初期自己御剑也指日可待。”当初带着苏香儿的时候,林天能感受到这个苦命的女子对御剑的渴望。

  当初的苏香儿修为三重天后期,却因为绝脉的缘故,始终跨不过去,御剑,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苏香儿笑了笑,她差不多已经熟悉林天的性格,也知道他的为人。

  而且已经熟略,说感谢的话没有必要,否则听起来还有些见外。目光在不高兴的风雅身上滑过,苏香儿问道:“你怎么又和小雅师妹吵起来了?”林天瞥了风雅一眼,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好好地就和风雅吵了起来,出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争吵发生得简直是莫名其妙。端起茶杯,林天说道:“不知道,你问她。”

  啪,风雅一拍桌子,喝道:“臭小子你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小师姐说话的吗?”憋屈,这小师姐怎么就一点不温柔呢?放下茶杯,林天说道:“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看你就没有一点认错的觉悟”,气话过后,风雅也不再纠结。风雅的和林天争吵,苏香儿都是在一旁笑吟吟地观看,等他们休兵,这才问道:“师弟,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林天出去的时候还想多留几天,但现在巴不得立刻离开,刚刚在街上忍住没走,也只是为了回来和苏香儿打个招呼。于是说道:“过会就走。”

  “这么快,不多留几天吗?”苏香儿诧异,昨天林天似乎还有多留几天的打算,衣服都买了几套回来。心里不痛快,林天想到了寒雪衣,这都七八天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惦记。

  想必是惦记了吧,如果半天看不到自己,而自己消失得没有消息,她都会着急。“不了,姐姐还在宗门等我,我回去打算闭关一段时间。”苏香儿有些遗憾,之前她在苦修寻求突破,林天来了都没时间好好陪陪林天。而今天突破,准备多陪陪林天,林天却要走。

  “好吧,吃过饭再走吧。”林天点头,一顿饭倒不浪费时间。中午的饭是苏香儿做的,风雅那厨艺做给她自己吃还过得去,吃惯了寒雪衣做的东西,林天对风雅做的饭菜是一点也不敢恭维。苏香儿在厨房,林天和风雅坐在院中。

  许久,风雅看向林天,问道:“师弟,你几天前差点被夺舍,夺舍究竟是什么样的过程?你跟我说说,以后我也防着点,否则指不定你哪天看到的小师姐就不是你小师姐了。说起夺舍,林天现在还后怕,要不是他修炼了神念功法,要不是他的念海足够强大,否则真应了风雅那句话,坐在她前面的师弟就不是她真正的师弟了。只是夺舍的过程,林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只知道血母的舍元来到他念海之外,他就感觉到了危机,而听了血母的话后,他才知道自己正在被血母夺舍。“我知道的时候血母已经在对我夺舍了,至于她是怎么做到的我却不知道。不过我猜夺舍之人想要夺舍,应该需要将自己所有的意识,也就是记忆,将所有记忆裹藏于一团神念之内。

  形成舍元,然后让这舍元进入被夺舍者的念海。如果被夺舍者的念海比夺舍之人弱,那应该就会被自动夺舍。”风雅拍了拍胸口,脸上有些后怕,自言自语道:“还好还好,我要有念海,还不知道是多少年后的事。”林天却不这么觉得,他只是说了自己这个个例。

  也许夺舍者也可以夺没开念海的修真者。于是道:“你最好别这么想,夺舍那等邪术,得小心防备,说不定你没开念海也能被人夺舍,还是防着点好。”风雅一愣,手贴在了胸口,下意识地问道:“那要怎么防?”怎么防?神念功法就行了。只是,林天犹豫,三门掌门明令禁止他将神念功法的事说出去,要不要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风雅皱着眉头,手放到而来桌子上,眼睛盯着林天,满是审视。风雅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能说的?林天当即下定了决心,而且三门掌门让他和寒雪衣写出分级功法,明显就是想传授给弟子,风雅知道,也只是早晚的问题。有那么严重?风雅狐疑地看了林天一眼,随后说道:“说吧,我绝对为你保密,你不是那个。

  八……的东西我都知道了吗?难道还有比这更重要的?”林天觉得重要,但这需要风雅去评判,于是更加靠近风雅,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根,淡淡的芳香传来,让他的心跳得厉害。“用神念功法,我就是用神念功法清除血母舍元的。”“神念功法?”风雅非常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一时还没有体会出神念功法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三秒钟不到,风雅的眼睛猛地瞪圆,瞬间离开林天,脸上全是震惊,指着林天问道:“你是说,你是说,你有了神……唔……”“小声点”,林天大急,一把捂住风雅的嘴巴。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离得最近的还是厨房里的苏香儿,但兹事体大,不得不小心,毕竟隔墙可能有耳。

  “唔唔……”风雅用眼睛狠狠地瞪了林天一眼,林天这才犹豫不定地松开手。强压下心中的震惊,风雅低下头,小声问道:“你是说,你有了那个?你哪来的?平州有这个吗?”风雅心痒痒,怎么好东西都被林天给占了?林天泄露沈一剑就会废了他,难道是沈一剑给林天的?林天瞥了厨房门口一眼,见苏香儿在里面忙活,根本没注意到这边。

  才低声说道:“嗯,我的确有,不过不是掌门给的,是我在断崖的圣地炼神塔中感悟出来的。”风雅再次大惊,林天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居然给他感悟出来一门神念功法。炼神塔她不知道是什么,但能被叫做圣地,想来是很重要的地方,好东西都被这臭小子一个人给占了。

  “那东西真能防止被夺舍?”风雅问道,但她的眼神说明她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本身,意思很明显了,正等着林天表态。好东西总不能一个人独享,虽然她目前还用不着,但以后用得着啊,而且提前熟悉一下也不错,就比如飞剑,她现在一样用不着,可是能先用着熟悉一下。

  看着风雅的眼神,林天没来由地犹豫,要给吗?这小师姐怎么一点都不为自己着想,要是沈一剑知道,天会知道怎么处罚自己?半晌,在风雅的表情越来越不高兴的时候,林天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真的能替我保密?”风雅的手已经伸了出来,表情严肃,用鼻音说道:“嗯哼?”一咬牙,林天说道:“跟我进房,我现在就写给你。”

  ……房间中,林天已经写完第一转的功法,笔尖却停了下来,要不要写下第二转的功法?风雅现在用不着,要熟悉给第一转的功法就够了吧?风雅几乎片刻看出了林天的犹豫,假装问道:“怎么只有这么点?这功法只有这么点吗?”第一转比较简单,的确只有这么点,但林天可不能说这只是第一转的功法,慌忙应道:“嗯,只有这点,不过还有些技巧没写,我这就写,我这就写。”

  熟悉的话,给第一转的功法就够了。林天决定了,就给第一转的功法,风雅用不着后面的,以后用得着了,他第七转的功法都能给。这不是舍得不舍得的问题,而是现在一下子全给了,说不定风雅就会好高骛远。一刻钟后,苏香儿开始在外面叫唤,林天也正好写完,风雅忙将本子揣进胸口,假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大刺刺地走了出去。林天腹诽,这小师姐天生会表演。

  院外,风雅若无其事地走出来,但林天神色却有些不自然,苏香儿将碟子都摆到桌子上,这才问道:“怎么了?小天师弟,你脸色怎么怪怪的?”林天在思考风雅为什么能这么表演,心中还在腹诽,脸色当然会怪,听到苏香儿的话,忙回答道:“有吗?没有吧,好好的,脸色怎么可能会怪,香儿师姐你看错了。”

  说话间,林天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苏香儿心中有疑惑,但林天不说,她也不好继续问下去,瞄了一眼林天背后的屋子,摸不着之前两人躲在房间里干嘛。

  “吃饭吧。”苏香儿的手艺也不错,林天诧异在青楼呆了几年,苏香儿居然还会做这些,至少他觉得当初苏香儿是青楼头牌中的头牌,那应该衣食无忧才对,下厨房这等事,应该由下人做才对。林天不知道的是,苏香儿虽然置身青楼,但衣食住行,从来都是自己安排,有自己动手的习惯,还有防止别人陷害她的原因,毕竟她一个次州人,在平州无依无靠。

  想到苏香儿现在有了修为,修炼速度还不慢,当初在次州还有第一天才的名号,林天不忍心她一个人漂泊,毕竟风雅半年后就会离开平原城回到幻剑门,而苏香儿到时候又不能再幻剑门常住。于是说道:“香儿师姐,你现在无依无靠,要不就加入幻剑门吧?我想以你的天赋,幻剑门不管哪一脉都会抢着要。”

  “无依无靠?”苏香儿笑了笑,说道:“不是还有你吗?不是还有雪衣师妹还有小雅师妹吗?”“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天忙打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如果加入幻剑门,这样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多了。”“见面的机会多了”,风雅小声嘀咕,把‘见面’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林天不高兴,他说的是实话,怎么到了风雅嘴里就变了味道?他要打苏香儿的主意,当初就有白白送给他的机会,自己不是没有跨雷池半步吗?这还不够证明自己是正人君子?加入幻剑门,苏香儿心中想了想,这的确是个折中的办法,不然到时候风雅回到幻剑门,自己就得四处流浪。

  林天和寒雪衣还有风雅这三个朋友,苏香儿心中非常珍惜,不想因为距离而疏远,于是点点头说道:“嗯,小天师弟,到时候还要你引荐。”饭后,林天拉着风雅来到一片无人的小树林,叮嘱她千万不要好高骛远,如果看不懂就不要乱来,以免走火入魔。毕竟神念功法是修炼神念的,一个不好,比修真和炼体功法更容易走火入魔。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真啰嗦”,风雅脸上写着满满的不耐烦,挥挥手说道:“你能不能干脆点,要走就赶快走,我还要回去看看功法呢。”林天满脸黑线,有种肉包子打狗的感觉,心中一阵腹诽过后,想到这次在平原城外就有实力如此高强的青州人,不禁担心自己离开之后风雅的安危。于是又问道:“小师姐,你有没有穿上碧海盾?那盾甲虽然损坏了点,但挡住六重天初期高手的攻击应该还能做到。”

  “你烦不烦?”林天越是这样,风雅心中越是不舍,只是现在的她,不敢把心中的感情再轻易表现出来,只能强装出不屑一顾的模样。“难道要我脱下衣服给你看吗?你这登徒子,把我叫到这无人过往的小树林里,是不是就是打了这样的算盘?嗯?”林天大汗,自己哪里有这样的打算?要风雅脱下衣服给自己看?想看到碧海盾,就得脱下外面两层衣服,只留下亵衣。

  就算给自己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这么做。忙摇头说道:“你别误会,叫你来这小树林是怕别人听到,我可没有一点那样的心思,你借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算你识相,否则我一定叫师父把你这畜生不如的东西从白雪原上丢下去。”

  风雅脸上带着浓浓的警告,说完神色才缓和了一些,又继续道:“我已经穿上了,你走吧,来了这么多天,师姐等得急。”

  沉默,久久看了风雅一会,林天这才点点头,祭出天衣剑说道:“小师姐,保重,我走了。”

  “走吧走吧”,风雅不耐烦地挥手。“走了”,林天再次告别,天衣剑这才划过天空,带着他离去。小树林之下,风雅看着天空伫立良久,这才低头离去。……林天并没有立刻赶回幻剑门,这次大黄山中出现这么多风雅对付不了的高手,他说什么也得再过去查看查看。

  如果有余孽,就尽快除掉。大黄山深处瘴气不算薄,两百米外很难辨清,不过对林天不算难,透视眼一开,几千米之外都能看见。修炼了神念功法之后,林天越来越觉得这透视眼其实和神念有关,有时候他甚至觉得透视眼开启之后,他不是在看,而是在感觉,是感觉到眼睛所看不到的地方,就像是用神念去感受。

  用神念去感受,这个念头起初把林天吓了一跳,但是后来越想;林天就越觉得这很有可能。这是一种直觉,同时有一定的事实根据,否则他好端端的,为什么就能看到物体后面的场景?神念恰恰就可以穿过物体。只不过,要证实,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蛇怪和金石恢复得比较快,特别是金石,受伤后的第二天就再次活蹦乱跳起来,甚至跑到山海图世界边缘、林天安置那些婴鬼的地方,去找那些婴鬼的麻烦。若不是林天阻挡,说不定金石就会出手干掉那些可怜的婴鬼。那些用小孩精血来修炼的邪修,真是作孽,不,是所有邪修都作孽,林天想到,以后遇到邪修。

  打得过就杀了对方,打不过就回去搬救兵,让宗门的高层赶来将对杀了。邪修这样的东西,留在世间是个祸害。蛇怪和金石已经恢复,大黄山范围不小,林天一个人找起来需要不少时间,所以他毫不客气地让蛇怪和金石出来帮忙。

  一阵埋怨过后,金石也只能服从命令,毕竟它现在斗不过林天。傍晚时分,林天感到后怕,一阵寻找过后,还真被他找出来两个青州人,其中一个还是三重天中期,风雅要是遇见,绝对不是对手。愤怒之下,林天当即就废了这两个青州人,这青州人来这里的目的他也没问,带回去交给宗门处理就行了。

  汇合的时候,林天的脸更黑了,因为蛇怪和金石都带回来三个青州人,而且被蛇怪抓住的一个,居然有四重天中期。这次,林天不能坐视不管了,这么多青州人聚集大黄山,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们最好放聪明点,我没心思和你们玩心计,看到这条蛇了吗?它是我的兽宠,如果你们不想被它吞到肚子里连都给融化掉的话,就老实点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林天竭力做出凶神恶煞的模样,而听了他的话后,蛇怪也很配合地展开血盆大口嘶吼两声,锋利的獠牙看起来分外恐怖,从它嘴里呼出来的腥臭之气,更是差点将那几个青州人熏得晕过去。

  一阵晕眩过后,那四重天中期的青州人神智清晰了些,沉着脸问道:“你想知道什么?”他们愿意为教主献身,但是如果保命的同时不会泄露教中的秘密,他们自然想活下来。

  林天倒有些惊讶,以前遇到的那些青州人,无不是大义凛然一幅慷慨赴死的模样,当然那些人最后真的都死了,现在这些人,似乎有和自己谈条件的打算?

  “我知道你们是青州人,以前遇到不少,我很好奇你们口中的教主究竟是谁?居然让你们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见没一个人回答,而且每个人似乎还做好了自绝生机的准备,林天心中恼怒,神色更加冷厉,问道:“那好,还有两次机会,换一个问题,你们聚集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看到林天阴暗的脸,那四重天中期的青州人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林天捕捉到了,不禁松了一口气,亦步亦趋逼问道:“你们最好想清楚,我只打算问三个问题,如果你们回答的问题少于两个,我不会给你们活下去的机会。你们已经浪费了一次机会,现在,最好想清楚了再考虑是否回答。”

  闻言那四重天中期修为的青州人咬了咬牙,问道:“你真的会给我们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