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言情小说 > 三世情缘诺不轻许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你惹他就是惹我

  “你的颈枕呢?”林奕行回头瞟了一眼游思瑜,打趣道:“没有它在身边,是不是很患得患失啊?”

  “颈枕?什么颈枕?”袁少腾不明所以的问道。

  “让人睡觉舒服又安心的枕头啊。”林奕行一边回答着,一边眼眸颇有深意的瞥着游思瑜。

  袁少腾隐隐猜测到林奕行话中暗指的意思,眼眸透过后视镜看了看游思瑜。

  游思瑜对两人的对话充耳不闻,微皱着眉头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事物。

  林奕行看着游思瑜漠然的神情,嘴角微扬:“喂,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宿醉,酒还没有醒吧?”

  “什么?你昨天喝酒了?”袁少腾吃惊的问道:“你为什么喝酒?和谁一起喝的?”

  这时,一辆汽车驶到近前,与袁少腾驾驶的车子并行。

  游思瑜看见坐在那辆汽车里的司徒然,眼眸立刻放出了光采。她坐直身子,目光凝视着那辆汽车,看着它从自己的身边行驶到了前方。

  袁少腾看着游思瑜的神色,目光也看向行驶在前方的车辆。他微皱着眉头说道:“yoyo,太公他老人家安葬了,你明天和我们一起飞回h市吧。”他说着投给林奕行一个眼色。

  林奕行立即心领神会,赞同的点点头:“之前,因为太爷爷的缘故不想你离开公司。现在,太爷爷的事情完结了,你可以离开公司了。不如,和我们一起去h市吧。”

  “不,我不去h市。”游思瑜轻轻摇摇头:“我过几天要回一趟m国。”

  “是去办理太爷爷遗嘱的事情吗?”林奕行问道。

  游思瑜点点头。

  “太爷爷的遗产,你打算怎么处置?”

  游思瑜听着林奕行的追问,脑海里又想起威廉昨晚给她说起的话。她的心情再次染上了阴霾。

  林奕行没有等到游思瑜的回答,侧目看着她,语气意味深长的说道:“yoyo,那笔遗产,你要慎用。”

  游思瑜仍然没有作声,默默闭上了眼睛。

  林奕行扭回身子,看着前方的道路,蹙眉深思。

  袁少腾斜睨着眼睛看了看林奕行,又通过后视镜看了看游思瑜,轻轻叹了口气。

  回到s市的第二天,游思瑜便向人事部门递交了辞职信。

  倪平东看着那封辞职信,脸上的笑容渐渐凝滞:“yoyo,这,这……”

  “倪总,您不必为难。”游思瑜淡淡的一笑:“我辞职的事,林总和袁总都知道,他们也是同意的。您按着流程办就好。”

  “林总和袁总同意你辞职?”倪平东不确定的问道。

  “如果不信,您可以打电话请示。不过,他们这会儿应该在飞机上。”游思瑜说着站起来,对着倪平东恭敬的鞠了一躬:“谢谢您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我们还会经常见面的。我以后的办公地点在18楼。”

  “18楼?什么意思?”倪平东看着游思瑜走出房门的背影,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游思瑜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收拾桌面上的东西。格子间中其他人纷纷扬着脑袋观看着,甚至有几个人小声的议论着。

  “她又辞职了?她不是和林总、袁总都认识吗?”

  “就是啊,认识我们公司的总裁,要走也是钟总走啊,她为什么还要辞职啊?”

  “照道理来说,她有林总和袁总这两个靠山,不可能斗不过钟总啊。”

  “这里面一定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只是我们不知道。”

  “不为人知的原因?会是什么?”

  游思瑜抬头看向正在窃窃私语的几人:“工作时间不工作,窃窃私语打听别人的**,看来这17楼的风气当真要好好整改整改了。”

  围观的人立即闭嘴,坐到各自的桌子前,低头开始工作。

  游思瑜将整理好的纸箱抱起来,转身正想走,却看到钟宓站在身后,微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你真的要走?”钟宓抱着臂膀,轻声问道。

  游思瑜扬了扬手中的纸箱:“没看到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钟宓走近游思瑜几步,低头看了看她手中的纸箱:“为什么要走?就算销售总监的助理你不看在眼中,可总公司的设计师这样的职位,你也不要了?”

  游思瑜嘴角勾出一抹轻笑:“我本来进入这家公司就是迫于无奈,现在可以摆脱它,我是求之不得。”

  “迫于无奈还策划了那么多的文案?还为公司设计玉石珠宝?”钟宓不信的摇摇头,接着问道:“你离开是为了成全司徒然吧?你想让他留在ashion,然后利用你和袁总、林总的关系,为他的升职铺平道路,是吗?”

  “然总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一样可以成功。”游思瑜不屑的反驳道:“他比你我都热爱这份工作,s市分公司也离不开像他这样的人才。所以,他升职只是迟早的事。”

  “有捷径谁不愿意走啊。”钟宓鼻中轻轻一哼,眼眸中露出了讥讽:“你才和他认识多长时间,我比你了解他。他之所以和你在一起,看上的就是你背后的人脉关系。”

  游思瑜也同样鼻中一哼:“我认识他时间比你长,长得超出你的想象。还有……”她走到钟宓的身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他现在是我男朋友,我的人脉关系就是他的人脉关系,只要他一句话,那些他不喜欢的人,或是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我都可以让他们统统从公司消失。”

  钟宓闻言瞪视着游思瑜:“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游思瑜嘴角透出了似笑非笑:“我是警告你,以后离我男朋友远点儿,最好不要惹他生气,你惹他就是惹我。”她说着白了钟宓一眼,抱着纸箱走进了楼梯间。

  钟宓看着游思瑜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银牙咬的咯咯作响。

  这时,倪平东从办公室走出来,看到钟宓,急声说道:“钟总,我们去16楼销售部门一趟。”

  “去销售部门?干什么?”钟宓看着倪平东手中的文件夹,语气带着诧异。

  倪平东一边走向楼梯间,一边说道:“刚接到总公司的通知,我们边走边说吧。”

  钟宓闻言,心头微微一怔,跟着倪平东走进楼梯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