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科幻小说 > 逆命战歌 > 第六十八章演算部队(9)

  再次醒来江牧隐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睡了差不多有十三个小时以上,现在还脑子嗡嗡的。∝菠√萝√小∝说

  床头柜上恰好放着一杯水,他也没想太多就倒进嘴里,后知后觉才回忆起自己根本没有到过水放在这里,更后知后觉的是他忽然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宿舍里的?他的门禁只有他自己有啊!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江牧隐扶着头,刚下床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没倒下来。

  ……

  “你这是严重的用脑过度,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不过最近十个小时是你的观察期,中尉你要在病房里呆一会吗?”战地医院的医生开出了病历递给江牧隐,“十个小时过后我们就能确定你有多严重,是服药还是住院治疗。”

  “好吧我明白了。”江牧隐点了点头。

  “嗯,”医生敲打着电脑,边说,“那你就去你长官的那件病房吧,212号。”

  “我长官?”

  医生抬了一下眼睛,“哦,忘了你已经调职了,是你过去的长官,王振华上校。”

  “他怎么了?”江牧隐没想到那个被调去前线的家伙居然还负伤了。

  “操控机甲过度,手部受伤,连带着引发了脊柱病,强制住院二十四小时。前指的命令。”医生转回头,“不过也真是没想到那位上校居然是一位十六级机士,手速据说每秒有八十动以上。啧啧,真是不敢想象。”

  “十六级?”江牧隐乍舌,按照军方的机士等级计算,十六级就是八十动,二级机士就已经是寻常部队的小尖刀了,至于一级的是指一动到十动以下,这些都只能是战场上的炮灰。

  对于寻常的那些终身连九级的坎都迈不过去的机士来说,十六级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现在的天堂圣国别说十六级了,只要是十级以上的机士都是明星级的机甲战士。这样的机士与其说是战士,更像是演员一样。

  只要上战场都会有专业的战地记者团进行冒死拍摄,而照片和影像都会出现在各大机甲杂质和电视节目上。鼓舞和忽悠更多的人成为机士,然后知道自己天赋不足被调任官调成步兵。

  像这样默默无名的十六级机士都不能说稀有,简直就是从来没有过!

  距离病房还有一段路江牧隐就听见那熟悉的叫骂以及惨叫声,江牧隐走到门口就看见了几个虎背熊腰的男护士在护理着一个病人……看那样子都不像是在护理倒更像是擒拿制服暴徒一样。

  对面的两张床上一个胖子和一个男人兴高采烈的举着摄像机拍摄,吃着香蕉啃苹果不亦乐乎。

  “卧槽!你们这帮屠夫是要杀人吗?放开我!”王大上校惨绝人寰的尖叫,简直就像是屠宰流水线上不甘命运反抗的生猪。

  虎背熊腰的男护士也很无奈,“上校您要是不反抗,也不至于这样了。”

  “放屁!你们医院女护士也不少!为什么要你们几个屠夫来护理我?传说中的护士小姐姐哪里去了!”王振华怒吼,显然他在乎的不是束缚感的问题,而是护理人员的问题。

  男护士们深吸几口气,决定用更大的力气。顿时杀猪般的惨叫声更嘹亮了。

  “这是在干什么?”江牧隐问那胖子,坐到了一旁。

  胖子田易也认识江牧隐,低声说,“前指特别照顾的,要的就是这几个特种兵出身的男护士。你是不知道在这之前为了给华哥进行医疗护理的那些小护士们都快打起来了……啧啧,现在可好,三四个膀大腰圆的男护士联合一起上,华哥可有的苦头受了……”田易咬了一口苹果幸灾乐祸的说。

  另一旁的男人摇了摇头,“是司令的命令,要团长在二十四小时内进行完整的护理和休息,如果是那些漂亮的小姑娘来的话,团长那性子……估计也是司令考虑到了,所以特意安排的。”

  “那还……真是惨啊。”江牧隐也不由叹息起来,有些同情起王大上校的悲惨了。

  “妈的!我听见了!”王振华怒吼,“田易马卡维奇!你们两个混账东西是不是欠操练了!信不信等我出院第一时间就把你们的那两张嘴缝上啊!”

  话音刚落马卡维奇就眼观鼻,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一拉被子躺下了。

  田易暗骂一声这家伙都会这一套了。然后作死一般端着摄像机挪步下床来的王振华床前,把镜头对准了瞪着眼睛似乎要吃人的王大上校。

  “田易,你想死吗?”王振华以平静的语气说。

  胖子摇了摇头,“华哥说实在的我也不相信出院后你就能放过我们,与其这样……还不如现在拍个够!”

  王振华暴起……然后就被男护士们死死摁回去了。

  “你等着!”王大上校闷声闷气的低吼,然后转动目光看向江牧隐,“你不是调到那个什么演算部门了吗?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

  江牧隐想了想整个部门昨天看了他们半天的赌博,哪还有事情?

  “我们……昨天比试了一场,十个小时,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江牧隐迟疑的一下说。

  “比试?你们还真有闲心啊!”王振华哼哼两声,“昨天前线打的炮火连天,需要你们计算的事情更是平时的数倍,你们居然还有什么时间来比试……是比的啊?”

  “我,还有安德烈中校。”

  王振华都惊了,“里面还有校官呢?我还以为都是尉官……不过你一个中尉是怎么管住那个有中校的部门的?”

  “就是因为不服管,才进行的比试。不过里面军衔最小的,倒是我。”

  “最高的不是那个中校吗?”王振华瞪着眼问。

  “最高的是一位上校,年纪大概比我大一些,比我高出差不多一个头。”江牧隐说着举起手量了量,意示差不多就是这个身高。

  “卧槽,老子幸苦打拼这么多年才不过一个陆军上校……果然他妈的预备兵种升职快啊!”王振华说着就怒骂起来,怒斥着自己十几年军旅生涯都不如一个小鬼,这哪里是升职成上校啊,简直就是坐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