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科幻小说 > 逆命战歌 > 第六十七章演算部队(8)

  江牧隐倒是不紧不慢,他输的较多,但也没有到要没钱可下的地步。卐菠の萝の小卐说

  赌博说到底其实也是一种高等数学,所以高明的数学家总能赢得更多,像这种二十一点只需要记住牌配合手段公式,几乎可以做到逢场必胜的地步。这不是出老千,是堂堂正正的凭借实力。

  两个人现在比拼的不是赌术和所谓的运气,而是数学的计算。

  安德烈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终于确定了,对面那个女孩般秀气的中尉竟然和他一样记住了四百张八副牌!他还那么年轻,十三左右,比他还要小上四岁,这怎么可能!

  安德烈脸色变得狰狞下来,瞳孔有一抹金色闪过,上校看了他一眼,带着杀气的眼睛在警告安德烈。安德烈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已经暴动起来的狂血安静了下去。他忌惮的看着这个同样秀气的家伙,想这年头娘娘腔都是变态吗?

  赌注增加到了七十万,这是一笔巨款,如果输了的话,可能就得考虑卖身给对方了,即使安德烈都不敢说自己能够拿出七十万来,他最多才有三十多万!

  赌局还在进行着,双方比拼着脑力计算着每一张可能发到自己手里的牌,计算的量也在加大,每一局的进行的时间从最短的五分钟到了甚至每局要半个小时之多。

  两个人都不能保持平静了,冷汗如雨流淌而下,打湿了两个人的衣领。安德烈赢得越来越多,可时间长了江牧隐开始反过来给他设下陷阱,接连几局输掉的钱都回到了他的手里,赌金也在增加,计算量已经已经开始以几何的量疯狂蹿升!

  两个人的脸色越来越白,场外围观的人也开始了计算,只有同步参与的人才能粗略了解那计算量已经攀升到了什么地步。

  上校发牌的手也在迟疑,因为他看见这两个都开始不对劲了,或者说低血糖了,而安德烈在兴奋,那那种兴奋对他来说是堪比激素般的东西,会深深刺激的他杀戮意志。

  这场赌博从十点开始进行,也整整持续了十个小时了。

  安德烈大口喘息,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感受到越来越模糊的意志。江牧隐的脸色也是惨白,翻牌的手也在颤抖。两个人全部低血糖了,接下来说不准什么时间就会昏倒。

  安德烈手里的三张牌是A、4、6,标准的二十一点,他赢定了,这一局是他坐庄,双方都压上了所有能压的东西,资金流增长到接近两百万,而计算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那是个天文数字。

  江牧隐有一张明牌4,一张暗牌,可他依旧在补牌,直到第四张的时候还没有停牌。安德烈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瞪得通红,简直就像头发怒的狮子,他死死盯着江牧隐。

  第五张牌。

  江牧隐把四张牌全部翻了过来,伸出的手巍巍颤颤:3、5、A、7,再加上那张4,一共二十点!但这是五星!五张没有爆点的牌组成的最强大的牌面!

  这无论安德烈手里是不是完整的二十一点,是不是庄家,都意味着他输了。

  输的彻彻底底。

  安德烈失神落魄的靠在椅背上,他现在可谓是欠了一屁股债,两百多万他还得熬个几年才能挣到,而且他压上得还远不止这些!

  江牧隐看见完整的五星后笑了笑,随即就无力的爬伏在了桌子上,喘着气,他的状态比安德烈还不好。接连十个小时的脑力比拼,让他有一种大脑缺氧的感觉,简直让他窒息。

  不过好在他赢了。

  安德烈的小伙伴们都震惊的看呆了,在他们这里安德烈的数学是最好的,也是运算最强大的那个,跟他玩这个的,通常都被虐出了一脸血,直到再也没有人敢跟他玩了。

  可他现在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赢了!他输了!

  没有人认为这场比拼有任何水分存在,毕竟不是谁都能进行持续十个小时的脑力比拼。因为到了最后这一局,双方的计算量已经突破了天际,就算是用计算机来进行都得一会儿!

  “你确实很厉害!”安德烈喘息着说,随即把一个电子文件甩到江牧隐面前,“但我们这里不是赌场,你以数学计算在赌博上胜了我,可你能够计算出这份计划中敌人的薄弱点吗?如果你不能……那你最多是赢了我而已。”

  安德烈说完这句话就死盯着江牧隐,他知道对面那个家伙没有晕过去,还醒着。

  江牧隐勉强坐直了身子,打开了电子文件,里面成排的数据,还是没有经过加工的数据。他实际上还不怎么了解这个部门自己的运算公式,所以就只是套用了自己和老师共用的那套公式,那被老师吹嘘的当世最强大的公式列表。

  江牧隐闭上眼睛沉默了十分钟,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就因为低血糖昏倒了。上校紧接着就半蹲在他身旁给他注射葡糖糖和安定剂,他确实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休息了。

  “老大……”有人看着那串数字小心翼翼的问安德烈。

  安德烈扶额,显然他也撑不下去了,“发过去,不管对错。如果真出事都推到他身上去……我要休息一会儿了。”

  安德烈的小弟话没有说完,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文件,而是前指发过来的,一旦出问题很可能要出人命!但是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就算告诉安德烈,以他现在这个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态度,很可能会挨顿揍。

  ……

  上校抱着江牧隐回到了他自己的宿舍里,一路上全然不顾外人惊异的眼神……因为他是公主抱。

  “晚安哦,少爷。”上校把江牧隐放在床上给他脱掉了外衣,脱下鞋子,再轻轻盖上被子。

  上校坐在地板上,下巴放在床上,他愣愣的看着江牧隐,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他只是怔怔的看着江牧隐,那被月光照亮的脸庞……

  他找到了这房间里的电源,靠在墙角里屈膝闭上了眼睛,想着就这一次,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下次一定不会未经允许就在这里留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