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系统有点卡 > 第66章 宗主们做了什么?

  陈溪离开了,衣裳不整地离开了,而且脸上还有泪痕,低着头,魂不守舍的。

  一路上,山河宗的人和她打招呼,她也不理,仿佛心里有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陈宗主这是怎么了?”

  “看她的样子,该不会…”

  “嘘!禁声!”

  有人赶紧阻止同伴臆测。

  “哦…明白明白,作为弟子,怎么能随便议论宗主的事情?”

  “正解!”

  不过他们那只有男人才懂的眼神,似乎已经说明了什么。

  ……

  溪河宗!

  “宗主,怎么样了?山河宗答应帮助我们了吗?”溪河宗的长老们急切问。

  看陈溪愁眉不展的模样,众人还以为失败了。

  “哎…宗主不必揪心,失败就失败吧,反正这段时间我们溪河宗碰的壁多了去,也不在乎这一次。”有人劝。

  “不…算是成功了吧,山河宗愿意帮助我们,只是…”陈溪摇了摇头。

  “啊!!!成功了!”闻言,在场的人都喜笑颜开起来,这代表着以后她们将不再担心口粮问题。

  “既然成功了,宗主为何还愁眉苦脸?难道山河宗开除了非常过分的要求?”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怕山河宗开的条件再苛刻,她们也能接受,可如果实在太过分,过分到溪河宗难以接受,那就是在逼他们…

  “宗主,是不是凌风那家伙欺负你了?”姬萱儿想到了什么,握着秀拳,狠狠地道。

  “嗯?”刚才她们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可一听姬萱儿的话,再看陈溪的状态,这…莫非!

  “宗主,有什么委屈你不必埋在心里,大胆地说出来,我们溪河宗宁愿战死,也不会让您受辱。”有人大急。

  主辱臣死!

  自古便是这个道理。

  如果凌风真的欺负陈溪,她们愿意一战,那怕会战死!

  “是啊,宗主,我们愿为您而战。”溪河宗的人掷地有声地道。

  看到她们欲拔剑战斗的一幕,陈溪的心忽然一跳,这么长时间,她第一次被自己的宗门感动。

  看来这些人,也并非冷血无忠。

  “哎……要是他想对我做什么那到好了,那家伙,就是个木头,没有感情的木头。”陈溪一叹。

  这是失落吗?

  女人这种生物,真的特奇怪,要真对她做了什么,她会觉得你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可你没对她做什么,她又会觉得自己的魅力不够…

  陈溪目前就是这种复杂的心情。

  “额…”

  溪河宗汗。

  她们居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是说凌风有眼无珠,还是说宗主魅力不够?这是个问题。

  “算了,我们溪河宗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是靠出卖尊严才走下去,自尊自立自强,才是我们立宗的根本,与其去求别人帮助,还不如让别人自己送上门来给我们帮助…而这种态度差异的根本,就是实力!如果我们自身强大了,别人巴结还来不及…”

  这番白话,令在场的长老一愣一愣的。

  全都表示认同。

  “宗主高见!”

  “宗主能有如此认知,溪河宗何愁不强?”

  她们哪里知道,这是凌某人给陈溪洗脑后的结果。

  毫无意义,陈溪改变了,变得坚强起来,而且是从今天开始改变的,这是在坐的众人能够感受得到的。

  而她的改变,才刚刚开始…

  “宗主,山河宗派人送东西来了。”

  “哦?”陈溪没想到山河宗的手脚这么快。

  经历过许多白眼的她们,还以为对方要好好拿捏一番,看来是想多了。

  山河宗的这种做法,令溪河宗好感大增。

  “我们一起去看看。”

  远远看到山河宗抬着魔兽尸体,兽皮,兽骨从山河宗的地盘走出。

  数量众多,足够溪河宗生活一个月了。

  “宗主,是肉…都是肉,魔兽肉!”有人激动地道。

  魔兽肉,在人类世界价格高得离谱,即使价格昂贵,那也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山河宗居然真的给了她们。

  “凌风那小子,果真言而有信。”姬萱儿道。

  “他是宗主,你如此直呼其名讳,是不是不太礼貌?”陈溪呵斥。

  “溪河宗弟子听令!日后对待山河宗的朋友,我们要像对待自己兄弟一样,礼貌有加!凡是溪河宗弟子,日后都不可直呼凌宗主姓名,违者…逐出师门!”陈溪道。

  她算是给足了山河宗面子。

  从这件事上来看,陈溪非常看重凌风。

  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山河宗在她们最困难时伸出援手,如果这点尊重都做不到,那岂不是狼心狗肺。

  姬萱儿小脸痛苦,这种规定,分明是针对她的。

  为什么啊,凌风那家伙,也不比自己大多少…

  “是…”

  溪河宗有了搭建帐篷的材料,还有魔兽肉作为食物,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声笑语。

  她们搭起帐篷,开始了狂欢盛宴。

  就如同山河宗第一次的肉宴一样,每个人都充满了新奇。

  被这种笑声欢哥打动,山河宗很多人透着篱笆墙望向溪河宗那边。

  “山河宗的朋友,要过来一起狂欢吗?”

  “不用害怕,我们溪河宗会非常欢迎你们到来。”

  “来啊,我们这里美女多多,大口吃肉,愉快撩妹,多好!”

  “让我们一起狂欢吧。”

  溪河宗在向山河宗的弟子招手…

  可是听到溪河宗的人这么热情邀请,他们不仅不开心,而且头摇得更拨浪鼓似的。

  “不了…不了!”

  “祝你们玩得愉快。”

  多了溪河宗这么一个邻居,生活也不如以前那般乏味。

  “哦…原来是你们山河宗门规森严,不允许和我们接触?表示理解。”溪河宗的人道。

  门规森严?

  森严个毛线…

  你们这还大口吃肉,愉快撩妹?

  我们现在一想到吃烤肉都快吐了好吗,也只有你们这些人才会觉得新奇。

  吃吧,加油吃,我保管你们吃个十多天也会想吐,到时候再笑得出来我把名字倒着写。

  山河宗的人心道。

  看溪河宗晚宴的疯狂劲,山河宗背后都有些发凉。

  居然能够这么吃肉,服了…

  “还是回去修炼吧。”

  “啊…这种狂欢不适合我们。”

  山河宗的人感叹。

  反观溪河宗那边,她们觉得山河宗的人实在太有素质了,规规矩矩,对于这种诱惑居然能熟视无睹,道心实在太坚定。

  山河宗…他们都不是一般人啊。

  我们还需要向他们学习啊。

  溪河宗的许多人暗暗下定决心,要以山河宗的人作为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