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玄幻小说 > 双名 > 第二百九十章 勾龙轩辕

  世间巧合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就看是谁喜欢的巧合了;

  反正对于冰魄来说,这种巧合他是肯定喜欢的,在白礼离开生死门的当天,冰魄和就和一个土黄色衣服的人联袂来到了生死门;

  这个土黄色衣服的人,如果白礼看到肯定会认识,土族轩辕颠;

  当初把他推到玄阴瀑的那个人,现在整个冰魄走在一起。

  但是这一切,白礼都已经看不到了,他已经离开了生死门,去往土族所在的大星,勾龙星。

  白礼也很郁闷,这次的事情似乎很不顺利,到哪里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难道真如鬼柔所说的一样,现在敌对行大运,他做什么都不好使?

  勾龙星在生域的深处,离长生门倒是不太远,经过几次传送,白礼就到了;

  只不过现在白礼只能用假冒的铭牌,他本身也没有铭牌,野路子出身,谁会给他走铭牌;

  当然以他现在的名气,如果公开身份,有没有铭牌其实都无所谓。

  当白礼来到勾龙星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灵月、血月挂在空中,空气中透露出一丝凉意。

  白礼找人问了一下土族的位置,就从传送阵所在的城直接出发了。

  土族在勾龙星上一处深山中,本来这里也有一个小门派,轩辕颠一行人来了以后就鸠占鹊巢,把人家的门派给占有了;

  而勾龙星本来也是一个凡人星球,修道者也不多,也就没人太在意轩辕颠所做的事情。

  土族占领了那里以后,就开始大兴土木,重新将原来的门派又扩建了好几倍,现在在生域中也是小有名气。

  白礼到土族所在地的时候,天已经微亮,因为土族的缘故,深山老林中一点动静都没有,生怕惊起土族人的睡眠。

  土族外面有一圈防御类的阵法,不是很强力,只是起到一个报警的作用,白礼很简单就渗透进去了;

  看来土族元气还没有恢复,不然也不至于连个像样的守山大阵都布不出来,而且看起来似乎比木族的人还要惨,毕竟当初陀木星上,木族还有素木城在,而土族就只剩下这个鸠占鹊巢的破山门。

  土族内建筑多平地而起,几乎没有那种挂在天上的天空之城;

  白礼轻飘飘的落在房顶上,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土族看起来比其他那些大门派要小很多,可是在这里面找一个人还是不太容易。

  离别的时间太久,白礼已经忘却了天水的气息。

  随着天慢慢亮了,一阵钟声从土族内传出,起床钟响了;外面的山林也热闹了起来,憋了一夜不敢鸣叫的虫、鸟、兽都开始活跃起来。

  土族内也慢慢的充满了生机,一间间房子的门打开,络绎不绝的人从中出来;

  土族现在还处于建设期,所有人的精力都很旺盛,但是更懂得遵守秩序;

  白礼也不由得不说轩辕颠确实是一个治理家族的能手,这些人比当初那些在金族时的人精神要饱满许多。

  白礼趁其中一间房子中的让你出去的时候,趁机躲了进去;

  这光天化日之下,看土族现在的秩序,想要躲过众人耳目直接在其中大摇大摆的搜查,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是这样慢慢寻找时机。

  白礼曾听说天水在这里做长老,但是他却并不信,如果真的做长老,早就应该出去找他去了;

  白礼在房间中呆了一阵子,就听到门口有声音,原来住在这个房间的人回来了。

  侧身躲在门后面,那人的身子刚走进屋中,白礼就从后面一把将其制住,随手就将门关上了。

  这人眉清目秀,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但是修为却不低,竟然也有合道中期,也是合道二重的额修为。

  白礼一手按在他的后腰上,掌心的力量待吐未吐;

  这个年轻人也能明显感觉到白礼那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顿时脸上的汗珠也落了下来。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年轻人惊恐的问道。

  白礼冷声道:“天水在哪里?”

  年轻人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白礼说的是谁。

  白礼一巴掌甩到脸上道:“他不是你们土族人,但是据说在你们这里当长老,叫做天水。”

  “天......天水?啊!那是我们的长老”,年轻人结结巴巴的说道,终于算是想起来是谁了。

  白礼心中一动,看来还真的在这里;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是谁?你找他做什么?”年轻人并不想说出天水在什么地方,而且这样一个陌生人忽然入侵到土族,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是不是对土族不利。

  白礼闻言,又是一巴掌抽了出来,这一巴掌声音没有多大,但是却直接将年轻人的嘴角打出血来。

  “废话不要太多,我不介意用搜魂对你”,白礼冷声说道;

  冰冷的声音让年轻人心中一寒,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人会真的对他用搜魂,只是出卖家族的话,自己以后的脸面还怎么存;

  年轻人心中做着剧烈的斗争,毕竟没到那一步,都不愿做一个家族的孬种;

  可是白礼却丝毫没有等下去的意思,手中银光闪烁,朝着年轻人的脑袋就拍了过去;

  生死危机时刻,年轻人脑海中对于生存的需求明显哟大于脸面的需求,忙说道“我说,我说......”;

  白礼快要到脑门上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冷眼看着年轻人道:“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然你会体会到被人支配的恐惧”。

  年轻人慌忙点了点头,“天水长老是族中的禁足长老,不能出去,通常此刻都在听水阁悟道”。

  听水阁?好久远的名字,白礼不由得想起神宫神殿里面的事情,距离现在已经很久了。

  “听水阁在什么地方?”白礼问道。

  年轻人眨了下眼睛道:“顺着族中的大路一直往里面走,等穿过一片大建筑之后,后面的会有一个矮墙围成的一片小院子,听水阁就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它里面有一个楼阁,看起来很明显”。

  白礼仔细盯着年轻人看,慢慢的松开了按在年轻人腰眼上的手;

  年轻人也松了一口气,眼前这人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

  然而,白礼转过头的瞬间,却暗地里手中升腾起一片火焰,年轻人来不及叫一声,就被火焰淹没。

  年轻人死的很快,根本来不及说喊出一声,等到年轻人化为灰烬的时候,白礼轻拂衣袖,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而他本人却化成了这个年轻人的模样;

  本来白礼也没有动杀心,只是这个年轻人最后说话时候眼神,让白礼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对于这样的人,他实在是懒得再较真下去,不如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白礼出门,有人朝他打招呼,因为他现在化作的是年轻人的模样;

  但是白礼并不认识这些人,所以看到对方打招呼,他却直接冷眼走开了,引得有人说他今天很奇怪。

  虽然不太相信那个年轻人的话,那里面大概率是个陷阱,但是他还是决定去一趟看看,最多就是不进去就是了;

  沿着大路直接向后走,不远处就看到一整片的建筑,跟植树造林一般,一间间相同样式的房子不断的往上堆砌,旁边的伸展面积也铺展的很开,中间是个大殿,从前可以看到后面,是通着的;

  “轩辕神殿!”

  四个大字写在大殿上方的匾额上;

  白礼很轻松的就走进大殿中,也没有人阻拦,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等他穿过轩辕神殿,眼前顿时一片豁亮,跟那个年轻人说的倒是一模一样,一大片的院子连在一起,一条小河在院子中蜿蜒,曲水流觞,而又碧水蓝天,倒是跟前面的忙碌大相径庭。

  白礼向远处望去,还真有一座楼阁在一个院子中,有青烟袅袅浮在上面。

  “站住!你持谁的手谕来此?”一声厉喝将白礼拦住。

  白礼眉头一皱,这里有人把守,一时倒是没有注意。

  两个人坐守此处,修为竟然都在问道期,只是一直隐身在暗处,平日里也没人敢朝这里来,就很少现身,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敢私自闯了进来。

  这后院的一大片区域可以算是土族的一个核心,里面都是住的大人物,很少允许有人涉足于此。

  白礼看了看两人,没有说话,直接扭头就离开了;

  他自问想要震慑此两人而不被其他人发现是有点难度,还不如等待时机,而且他分明在这里感觉到一股威胁存在,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看来这里似乎真的是一个陷阱。

  两个看守的人没想到一个后辈竟然不回自己的话直接扭头走了,刚想发火,可是看到白礼忽然扭过头来那一双吓人的目光,两人一时竟然语塞。

  白礼忽然转头也是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种久违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天水!他还真的就在这里。

  白礼惊鸿一瞥,又直接离开了;人反正已经在这里了,找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没必要现在就在此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