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都市伪仙 > 第二节 笔尖

  杨正菊长得很普通。圆圆的脸,无论看到谁都会把眼睛弯起来,露出善意的微笑。虽是村妇,却保养得很不错,光滑的皮肤上很少看见皱纹,颜色也颇白。

  “小浩……你……你怎么会在房子里面啊?”

  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杨正菊显得很是惊恐,她张开双臂把几乎浑身赤裸的谢浩然紧紧搂在怀中,仿佛一只拼了性命也要护住崽子不被猫头鹰叼走的老母鸡。她眼眶里泛着泪水,嘴里一直说着对神明感谢的话。

  “感谢老天!还好小浩你从里面跑出来,不然的话,谁会知道你在啊!”

  “还好还好,我家小浩果然是福大命大。”

  话音未落,远处遭到挖掘机严重破坏的小楼终于支撑不住破碎的重量,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在众目睽睽之下坍塌,扬起一片漫天的烟尘。

  拆房子是一件大事,喜欢看热闹的闲人很多。虽然现在还早,也就是清晨五点多的样子,拆迁现场却零零散散聚起了十几个人。大部分是住在附近的三旗村村民,还有几个是从这里路过的长跑晨练者。

  刚刚发生的最可怕一幕,很快就在纷纷不断的议论声中扩散开来。

  “太恐怖了,还好那个孩子机灵,从房子里及时跑出来,不然的话就真是被压在下面了。”

  “又是拆迁公司搞出来的事情。尼玛肯定是趁着晚上搞强拆。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他们眼里还有法律吗?”

  “这年头良心就是个屁。只要有钱,谁管你那么多!”

  杨正菊搂的很紧,谢浩然觉得自己快要在她肥胖油腻的怀抱里窒息了。他拼命扭着头,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

  用力攥紧了拳头,在任何人都看不到手心里,死死捏着一块长度大约一厘米左右,略微呈三角锥形状的石头。

  非常坚硬。尤其是三角形的顶端,有种尖锐的扎手感。

  这是谢浩然上个星期去西山脚下玩耍时捡到的。

  西山是滇南省昭明市著名的旅游区。从山顶至景区最高点“龙门”,在坚硬的悬崖上修筑了一条石刻通道。石道乃是元明时期所造,完全是以人力从悬崖峭壁上一锤一钻慢慢打磨出来。整个隧道呈螺旋形,高度与成年人差不多。在石洞面朝滇池的一侧,开着大大小小的窗口,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光是看看就觉得心惊动魄。

  在这条石头隧道的最顶端,有一间精巧的石室。里面供奉着魁星,也就是被道教尊为主宰文章之神的文曲星。

  魁星手中握着笔,仿佛正在书写锦绣文章。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魁星手中的笔尖并非与笔杆浑然一体,而是另外安上去的。

  关于昭明市的西山龙门,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民间传说。相传,当年雕凿整个石道工程的年轻石匠技艺高超。他辛辛苦苦在这里干了十多年,为修造龙门付出了青春与汗水。可是就在最后雕刻魁星手中那支朱笔的时候,却不慎将笔尖凿断,使原本非常完美的一件艺术品留下了缺憾。石匠万念俱空,于是纵身跳下了龙门。

  经常有人在龙门悬崖下面的那片空地上玩耍。据说运气好的人可以在那里找到失落的魁星笔尖。

  谢浩然家里的情况不是很好,父亲是当年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老兵,在谢浩然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却落下了一身的病。就在去年冬天,也过世了。

  今年上高一的谢浩然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他想要在虚幻缥缈的传说中碰碰运气,于是找到了这块颇为特别的三角锥形黑色石头。

  谢浩然牢牢记得几分钟前自己被困在小楼里的那一幕。

  挖掘机其实已经破坏了楼体结构,楼上的部分早就已经塌了,却没有立刻掉落下来。

  谢浩然看得清清楚楚:当时自己头顶正上方就空悬着一大块水泥板,四周断裂的部分露出弯曲坚硬的钢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块沉重的水泥板竟然悬浮在空中,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高高托举着,一直没有落下。

  手心被锐利的三角形黑色石块尖端扎破了,黏糊糊的。尽管谢浩然没有伸开手掌低头确认,却明明白白知道,自己的手心肯定是被这块石头扎破了,流出鲜血。

  是这块石头救了我!

  脑子里随之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吾乃文昌帝君。”

  谢浩然不由得浑身一震,整个身体开始无节奏的颤抖起来。

  文昌帝君……就是魁星。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事情明显颠覆了常识,已经无法用任何科学理论来解释。谢浩然下意识的想到了传说。他身体颤抖得幅度越来越大,以至于站在附近的人都能看见。

  “这孩子受惊吓了。”

  “可能是着凉了。就算现在是夏天,也不该大清早的什么也不穿就跑出来。赶紧把人带回家去吧!找件衣裳给他披上。”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给着各种建议,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杨正菊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她连忙松开胳膊,半拥半搂着谢浩然,连推带拉带着他往出租屋的方向走,嘴里忙不迭说着:“跟二姨回家,有什么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开挖掘机的那个男人被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直到旁边的人提醒,他才猛的反应过来,战战兢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用颤抖的手点开号码。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跟自己老板说一声。

  谢浩然机械地迈动脚步,仿佛傀儡一般跟着杨正菊走。

  他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个字。

  脑子里面有两股无比强烈的思维正在纠缠徘徊。

  第一:杨正菊想杀了我。

  那台挖掘机虽然涂着拆迁公司的标志,但肯定是杨正菊叫来的。她知道我在小楼里面,想要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把楼推倒,把我生生活埋。到时候,只要来个死不认账,把所有责任往拆迁公司身上一推就行。

  第二:就是那块从西山龙门下面捡到的黑色三角形石头,以及之前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那个声音,吾乃文昌帝君。

  ……

  三旗村的所有村民都选择了村落附近的一个居民小区作为临时居所。这些年到处都在搞征地拆迁,新房建的又多又密。谁也不知道一夜之间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房地产开发商。诡异的是,很多房子盖好了根本就卖不掉,价格还高得出奇。就像一个年过半百相貌丑陋根本连看都没人看的老处女,偏偏还要在相亲的时候高调拿乔,傲慢的表示:我要嫁的男人必须是亿万富翁,貌比潘安,有经天纬地之才。

  村民们租住的居民小区就是这样的一个空楼盘。因为无人问津,全部都是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所以租金很便宜。

  杨正菊租的房子在六楼,朝南的那一面临街。坐在小板凳上,隔着厚厚的玻璃墙,看着脚下那些大小如同香烟盒般来来往往的车辆,谢浩然略微平静的心,再一次加快了跳动频率。

  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了生死惊吓,又或者是那块一直被攥在手心里的三角形黑色石块,谢浩然忽然发现自己听觉变得特别敏锐,就连杨正菊和她的丈夫马国昌在厨房里小声嘀咕,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杨正菊的声音不再是那么尖厉,被刻意压制着,其中夹杂着显而易见的愠怒:“那个小杂种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没想到连这样都整不死他。说起来,也是开挖掘机的那个家伙太笨,要是他动作麻利点儿,谢浩然那个小杂种根本跑不掉,早就被活活压死。我算计得好好的,就算人死了也也找到不到咱们头上。现在,全被搞砸了。”

  马国昌性情很是暴躁,音量也要比杨正菊更高:“那现在怎么办?下个星期拆迁公司就要开始核对姓名发放补偿款。那可是好几百万啊!”

  听到这里,谢浩然只觉得心里一紧。虽然是夏天,太阳也已经从地平线上升起,暖烘烘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身上,他还是觉得整个人仿佛如坠冰窟,浑身上下都有一股说不出的可怕寒意。

  原来是这样。

  欺负没爹没妈的孩子,的确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啊!

  谢浩然父亲是外来户,母亲这边除了二姨杨正菊,还有一个大姨杨显兰。几百万拆迁补偿款的好处全部落到一个十七岁孩子身上,天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私底下害了红眼病?

  厨房方向再次传来马国昌凶狠低沉的声音:“抓紧时间宰了他吧!今天是星期天,下午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把他带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来上一刀,挖个坑就埋了。”

  杨正菊的声音森冷无比,阴测测的:“小浩聪明得很。他恐怕不会老老实实听话跟着你走。这样好了,家里还有些安定片,我给小浩煮上一碗红糖鸡蛋,就说是给他压压惊。只要他睡着了事情就好办。”

  马国昌的声音充满了疑惑:“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有心思给他煮红糖鸡蛋?”

  “你这个憨货!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你以为附近周围就没人盯着咱们?你以为把小浩骗出去弄死警察就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

  杨正菊声音里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愤怒:“先把小浩骗回家里来,好吃好喝伺候着。我好歹也是他的二姨,说话也管用。我知道有个土方,整出来的药水可以让人喝了以后变成哑巴,你不是还有个远房亲戚在西郊那边的精神病院里上班吗?到时候咱们打着“治病”的名义把小浩送过去,反正他说不出话来,再给你那亲戚塞点儿钱……哼哼!就算是正常人,也得变成疯子。到时候,小浩名下的那些拆迁补偿款该怎么用,还不是我们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