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都市伪仙 > 第一节 黑暗中的杀机

  谢浩然觉得应该是地震了。

  房子在摇晃。

  他确定不是床坏了,也不是做噩梦。

  从睡梦中被惊醒的感觉很糟糕,倾斜的床板朝着左边塌了下去。整个屋顶都在往下掉,碎裂的天花板上乱七八糟落下了无数杂物。淡青色的蚊帐被碎石撕裂,还好当时谢浩然迷迷糊糊的没有睁开眼睛,否则肯定会被无数沙子灰尘迷住,彻底丧失视力。

  这幢三层小楼是谢浩然父母留给他的遗产。村里的房子都是这样,宅基地上盖自建房很便宜,非专业施工队肯定不可能像大型建筑公司要考虑什么抗震性结构。只要房子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外观不错就行。

  高一的学生都要学地理。昨天上课的时候地理老师还在口沫四溅给谢浩然灌输着知识:从亚欧大陆的基本结构来看,滇南省刚好位于活跃地震带上。所以,我们脚下这座叫做“昭明”的城市发生地震的可能性很大。

  厚厚的棉被减缓了重物坠落的冲击,谢浩然从蜷缩的角落里略微舒展了一下胳膊。茫然的目光环视四周,到处都是一片漆黑。隐隐暗淡的光线从缝隙里透射进来,模模糊糊可以看到被散碎砖块砸烂的电视机、从中部断开的木质衣柜、还有那张从年幼时一直陪伴着自己,如今却被折断钢筋从侧面捅穿,面目全非的棕色书桌。

  巨大的震惊随着对周围环境不断确定逐渐得到了缓解,谢浩然的大脑却被另外一种随之产生的成分所占据。

  那就是恐惧。

  谁来救救我?

  整个城市都地震了吗?

  他下意识伸手去抓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发现柜子已经被一块磨盘大小的混凝土碎块砸得粉碎。原本放置床头柜的位置现在变成了半堵墙。谢浩然伸手摸了一把,从粗糙断裂的墙体表面“扑簌簌”落下了一大把沙子。

  等等,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

  是那些从黑暗缝隙里透进来的光。太亮了,显然不是太阳发出的自然光线,而是亮度极高的炽光灯。

  就在侧面墙壁的位置,传来了清晰入耳的刨抓声,其中伴随着机械的轰鸣。

  谢浩然顾不得自己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不顾一切掀开身上破烂肮脏的被子,用双手朝着外面发出声音的方向死命挖着,从喉咙最深处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不要,不要挖,里面还有人,我在这儿!”

  拆迁公司半年前就开始与三旗村的村民开始接触。这家公司还算不错,给出的拆迁价格很公道。谢浩然对这种事情没有太多想法,看到村里很多人都签了拆迁协议,于是他也跟着签了字。可是按照拆迁计划表,至少要到下个月才会轮到自己这幢小楼。

  “不要挖,里面有人!”谢浩然不顾一切喊叫着,左手抓起掉在床边的枕头,用力按在自己的头顶。

  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防护措施。

  希望外面那些人能听到我的声音。

  估计是外面有人听到了他的喊叫,机器停了下来,谢浩然听到一个年轻男子疑惑地问:“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见里面有人在叫?”

  从外面传进来的声音非常模糊。听得出来外面有好几个人,只是这些声音谢浩然都很陌生。

  “你肯定是听错了。这房子是空的,怎么可能有人?”

  “不是,我刚才真的好像听见有声音。”

  “有个屁的声音。你挖掘机开起来那么大的动静,房子里面就算真有声音你也不可能听到。”

  “……也对啊!大概是我弄错了吧!”

  “就是就是,别发愣!赶紧挖啊!”

  谢浩然看到眼前大块的混凝土碎块正在移动。那是来自外面挖掘机的强大力量。根本不是什么地震,而是人为的,说不定就是之前找自己签订协议的拆迁公司。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谢浩然以他平生能够发出的音量尖叫着,发疯一般用双手拨拉着砖瓦碎石。越来越深重的恐惧死死压在心头。不光是声音,他的心底同时也在发出求救悲鸣。他相信只要外面的人听见就肯定会停下挖掘机,如果有警察在场肯定会制止这一切。只要他们发现我还在这幢屋子里,无论是谁都会救我。

  可是,没有人来。

  近乎赤裸的身体以最具力量的方式扭动着,没有穿鞋的两只脚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寻找着力点。谢浩然的手指用力抠住任何看起来似乎可以逃生的地方。他掀开被砸烂的桌子,拼尽全力想要抬开立柜。可是压在这些障碍上面的混凝土碎块实在太多,已经超出了谢浩然身体力量的极限。

  从外面传进来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快点儿挖啊!这房子独门独户的,很容易就能推平,又不费事。”

  “你要我跟你说几遍啊?说是里面没有人。拆迁协议早就签了,村里的人现在都是到外面租房子住。上个星期这里就停水停电,鬼才会回来。”

  他们显然是在交谈,只是谢浩然听了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越来越深重的惊恐导致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没错,村里很多人的确搬走了。但这其中并不包括谢浩然。

  如果不是贪图这里离学校近,早起上学方便,他也不会独自留下来。算算时间再有一个多月就要放假了,谢浩然觉得等到假期再搬也来得及。

  随着黑色墙壁不断摇晃,眼前出现了更多的白色光线。这意味着房屋结构已经被破坏,塌落的顶层正被挖掘机推搡着松动。谢浩然抬头看见好几根粗大的螺纹钢垂悬在自己头顶。黑黝黝的,端口又尖又长,仿佛从不知名怪兽嘴里外凸的獠牙。

  我快死了!

  谢浩然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被庞大的恐惧所压垮,就像这幢勉强还能维持平衡的破烂楼房,随时可能轰然倒塌。

  操纵挖掘机的人对此一无所知。几分钟,也许只要几秒钟,我就会被头顶上摇摇欲坠重达数吨的散碎混凝土活活压死。

  外面的人声越来越嘈杂。似乎有几十个人,乱哄哄的。机械的引擎轰鸣声太大了,根本听不清楚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可是很奇怪,其中有两个声音在谢浩然听来清晰可辨。

  一个估计就是操纵挖掘机家伙。

  至于另外一个……谢浩然直到现在也不愿意确定对方的身份。

  我得出去,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长时间没有喝水导致的干渴,从舌尖表面瞬间蔓延至全身。谢浩然忽然觉得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从胸前涌出,如同海啸般迅速贯穿全身。他觉得呼吸有些凝滞,脑子里也随之产生了极其危险的信号。直觉告诉他不能再考虑更多,双手死死扣住墙壁上的那道缝隙,从身体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喊叫,将挡在面前的最后屏障狠狠推开。

  清冷的空气从外面涌来,血腥味,混杂着村子里那股令人熟悉的粪肥味,毫无阻碍钻进了谢浩然的鼻孔。他像一只受惊的老鼠从自己的窝里疯狂蹿出,根本顾不上双脚没穿鞋子,直接在坚硬锐利的残墙断垣上飞奔。

  周围顿时响起了连声的惊呼。

  “快看,是小浩,他怎么没穿衣服?”

  “不是说房子里没人了吗?他怎么会在里面?”

  “小浩什么时候进去的?怎么房子里还有人就开始拆了?”

  强烈的光线刺激着眼球,一股液体瞬间在眼眶里弥漫开来。

  脚被石头扎破了,生疼。

  周围到处都是咋咋呼呼的人声。

  可以看见模模糊糊的挖掘机就停在侧面,巨大的金属挖斗高悬在空中,驾驶室已经空了,一个头戴安全帽,身穿橘黄色工作服的年轻男子朝着这边飞奔过来。他几个箭步拦在谢浩然面前,双手用力抓住自己肩膀的时候,谢浩然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胳膊正在急剧抽搐着。

  “天啊!你……你怎么会在房子里面?”

  挖掘机操作者是个谢浩然不认识的陌生男子。

  他被吓坏了,说话也结结巴巴。

  还好谢浩然及时从小楼里逃了出来。否则的话,操作挖掘机的他绝对要吃人命官司。

  谢浩然用手背抹掉迷住眼睛的灰尘与泪水,朝着男子跑过来的方向望去。

  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妇女正朝着这边慌慌张张走来。

  她穿着白色印花的薄质上衣,下面是黑色的弹力紧身裤。这种打扮在村里很流行,只是与她四十多岁的年纪并不搭配。尤其是肥厚外腆的肚子,将收腰设计的上衣高高鼓起,两条粗腿在紧身裤的束缚下显得很短,有种视觉上的油腻感。

  谢浩然用森冷的目光死死盯住这个女人。

  她是自己的二姨,杨正菊。

  除了挖掘机驾驶员,之前听到的另外一个谈话者,就是杨正菊。

  谢浩然记得清清楚楚:昨天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自己特意去了杨正菊租住的房子一趟,告诉她,自己这段时间都会呆在这边的老屋,不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