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都市小说 > 自在的美利坚田园生活 > 668 哄小孩

  张大为感觉到了些许压力,因为小白这家伙表现出来的小家子气有点明显,和先前的一些恃宠而骄的表现有些小小的出入,它很有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所以安稳的重刷《权利的游戏》,这本身是一个很享受的事情。只是张大为也必须要承认,因为小白在生气的这个因素,也让张大为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他肯定是不希望小白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哪怕他知道那不是小白的作风。

  看了看宝宝,小丫头想要往厨房跑;对厨艺感兴趣的宝宝可能是要去旁观了,只是张大为也知道宝宝对于厨艺只是感兴趣,这个小丫头暂时还没有表现出来比较有厨艺天分的样子。

  所以直接抢断,一把将跑向厨房的宝宝给抱住;将小丫头给抓过来,绝对不是惩罚宝宝先前的‘叛变’,张大为没那么无聊,他现在心里记挂着的事情依然还是小白生气这件事情,这才是张大为关注的重点。

  宝宝蹬着腿,小丫头很不满的喊道,“爸爸,你不可以报仇!是你做错了事情,你不可以惩罚我!”

  张大为感觉到无语,难道他在宝宝的心里就是那么小心眼吗,“宝宝,我不是和你说先前的事情。我是想要问问你小白的事情,不是要找你这个小叛徒的麻烦。”

  这一下宝宝算是安心了不少,所以她靠在张大为的怀里说道,“是你惹小白生气了,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小丫头不贴心了,这也是张大为相当忧伤的事情。如果是以前,只要张大为有麻烦、头疼的事情,宝宝肯定会努力的想办法帮忙解决问题。即使是解决不了,小丫头也会扮演着开心果的角色,她肯定会努力的逗笑爸爸。

  但是现在呢,这个小丫头看到了她的爸爸愁眉不展,这个小丫头不要说帮忙分忧了。她现在,不落井下石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这个小丫头,已经被梅丽莎带坏了,总喜欢幸灾乐祸,总喜欢看张大为的笑话。

  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情,有些时候张大为确实希望看到孩子们快点长大。但是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不希望孩子们长大,希望孩子们可以一直在他身边,希望孩子们一直都是这么的可爱、活泼。

  不过这也是张大为控制不了的事情,孩子们在不断成长,这就是现实。贴心的宝宝,这个小丫头时不时的就不贴心了,这也很正常。至于熊孩子以诺,他是越来越调皮捣蛋,也越来越不听话,这也算是正常的发展吧。

  能怎么办?

  张大为能做的事情只剩下坦然接受了,因为他很清楚,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些都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自然法则,张大为不接受也得接受。

  看着宝宝,张大为认真的说道,“宝宝,你也知道小白为什么生气!这些事情不能全都赖我一个人吧,现在我有麻烦了,你应该给我帮忙。如果你现在不帮我,那么我肯定会仔细思考,下一次我说不定不敢带你们出去玩游戏了!”

  宝宝看着张大为的眼睛,笑嘻嘻的说道,“爸爸,我不怕你威胁我!我是最勇敢的张宝宝,我是最勇敢的孩子。所以没用的,我不会怕你的威胁!”

  张大为无语的看着宝宝,他觉得宝宝和小白一样;都是聪明的孩子,这一点张大为从来都不否认。只是这些聪明的孩子,也从来都没有将这股子聪明的劲头用对地方,这些小家伙的聪明大概也就是用在和家里人都心眼了!

  亲了一下宝宝的小脸,张大为笑着和宝宝商量道,“宝宝,我肯定是不会威胁你的,我们只是在讨论。我觉得小白是你的好朋友,它会听取你的一些意见。我觉得如果你帮我说好话,小白肯定会原谅我!”

  宝宝装模作样的开始考虑起来,一会儿小手扶着脸蛋,一会儿小手托着下巴;看起来是在认真考虑,张大为也确实知道宝宝是在考虑。只是张大为现在不敢确定宝宝思考的一些内容,这个是很难保证的。

  比如说这个小家伙,或许是听从了她爸爸的建议;这个小家伙,现在很有可能是在认真的思考着办法,她会去充当调解人,她有这样的一个能力。

  只是张大为也会有些怀疑,他觉得宝宝在这个时候或许是准备讨价还价;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宝宝不会白帮忙的,她会开出自己的条件、要求,她需要得到一些好处才会去充当这样的一个调解人。

  宝宝会不会这么做,在张大为看来宝宝有着十足的理由这样做。因为他太了解他的宝贝女儿了,所以宝宝一旦做出这样的一些决定,张大为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因为他知道这就是宝宝的作风,这是宝宝的一些习惯。

  只是这个时候的张大为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只能耐心的等待着;他现在需要一些外力,他需要得到宝宝的帮助,所以只能接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待遇了。

  “爸爸,这样吧!”宝宝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周末我们去加州,我想外公和外婆。但是我们也要去迪士尼,我和以诺去迪士尼乐园玩!”

  想外公外婆,张大为觉得这是肯定的,因为宝宝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的外公外婆了。只是看看宝宝的这些建议,这个小丫头明摆着的也是想要去迪士尼乐园疯玩两天,想外公外婆或许只是次要的,去迪士尼才是主要的。

  不过张大为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小孩子贪玩自然是真的。不要说小孩子对迪士尼充满期待,很多的成年人到了迪士尼也会觉得十分开心。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张大为肯定会答应。

  “当然,我们周末就去迪士尼!”张大为亲了一下宝宝的小脸,开心的说道,“我们一家人都去迪士尼,我们在那里好好的玩一个周末!”

  宝宝开心了,跑到厨房赶紧问道,“妈咪,爸爸说周末去迪士尼,你去不去?”

  梅丽莎理所当然的点头说道,“当然,我肯定不会缺席。甜心,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我们会去迪士尼,我们会见到你的外公、外婆,我们肯定会有一个非常愉快的周末。”

  挥舞着小拳头的以诺一点都没有反应,他根本不在意周末是去迪士尼还是留在牧场;对于这个小家伙来说,爸爸妈妈去哪,他就去哪。反正以诺是不需要为这些事情操心,他只需要到时候开开心心的玩耍就好。

  张大为现在有底气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麻烦肯定会解除了。哪怕宝宝确实有过坑他的经历,只是张大为对宝宝一直都充满信心,他相信宝宝不会让人失望。

  果不其然,宝宝现在开心了;因为爸爸答应了去迪士尼,妈妈也认可这样的一个安排,所以宝宝当然非常的开心。

  这个聪明的小丫头也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家里某一个人做主,很多的事情需要爸爸妈妈的同意才可以执行。比如说这样一次去迪士尼的安排,爸爸妈妈都答应了,这样才不会有问题,这样才可以开心的去迪士尼玩耍。

  很明显宝宝没有忘记她的职责,小丫头开开心心的朝着小白跑去;小白还没有太多的反应,宝宝一把就将小白给抱住。不过小白虽然个头生长缓慢,可是好歹还算在生长,现在的吨位有点‘重’。

  “以诺,不要打拳了,帮我把小白抱走!”有些吃力的宝宝抬头,朝着以诺喊道,“快点,你的力气最大!”

  以诺挥舞着小胳膊立刻跑过来,这小子力气确实不小,“姐姐,我可以抱起来小白!”

  宝宝才不接受以诺的说法呢,小丫头立刻说道,“帮我把小白抱起来,把它抱到爸爸那里去!”

  以诺的根本不会去想那么多的事情,比如说小白还在生爸爸的气。这些事情以诺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他不需要关心这些;对于以诺来说,姐姐安排了任务,以诺乖乖的执行就好,这就是以诺平时的生活和习惯。

  看着宝宝和以诺联手‘抬着’小白,张大为忽然间很想给自己一嘴巴;自认为很了解小白,可是很明显张大为是过于自信了。要说真的了解小白,肯定就是宝宝和以诺了,这两个小家伙才是真的了解他们的小伙伴。

  比如说现在这样的状况,小白其实稍微挣扎一下,它肯定可以从宝宝和以诺这里逃脱;它有这样的能耐,只是不愿意在宝宝和以诺这里施展出来,所以它看起来挣扎的很厉害,但是还是被宝宝和以诺给‘制服’了。

  很明显小白也是在表现着它的一些态度,比如说这个小家伙现在就是明摆着一副不愿意靠近张大为的态度,它现在就是在表明着自己还在生气的姿态。

  只是这个小家伙也就是在傲娇而已,这个家伙就是在装模作样。它需要一个台阶,它需要看起来很自然的原谅张大为,当然这个过程必须是小白占据着张大为,这个过程必须是小白大度的选择了原谅。

  “爸爸,你好好的哄一哄小白,不可以再让小白生气!”宝宝仔细的交待着她的爸爸,很不放心的样子说道,“不可以让小白跑了,要不然我和以诺就抓不到它了,要不然小白就真的要生气了。”

  张大为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办,他赶紧从孩子们的手里接过小白。虽然在张大为接手的一瞬间小白就开始真正的挣扎了,但是张大为还是不会撒手,因为撒手了,那就等于拆掉了小白的台阶,到时候就是真的让小白生气了。

  宝宝满意的拍了拍小手,很开心的说道,“好了,爸爸,你和小白好好的沟通。如果有误会,那就要解开。我给你们一些谈话的空间,我把以诺也带走。”

  宝宝说完,立刻推着想要看热闹的以诺离开。哪怕宝宝的好奇心一直都是属于比较重的,可是有些时候这个小丫头是识大体的,她很懂事的将谈话的空间留给了她的爸爸和小白,她知道爸爸和小白需要解除误会、恢复友好。

  至于以诺,虽然以诺很想看热闹,但是这个时候根本由不得以诺做主;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因为宝宝会带走以诺,因为宝宝认为以诺留在这里不会有任何的作用,说不定还会让爸爸和小白的误会加深。

  必须给宝宝点赞,因为这个聪明的小丫头选择了最合适的办法。这个小丫头,确实是知道怎么样对付小白,她是真的十分了解她的小伙伴。

  虽然小白在挣扎,可是张大为根本不松手;傲娇的小白需要表明态度,只是小白这个家伙其实早就原谅张大为了。只是它需要一个台阶,它需要就坡下驴,要不然小白会很没有面子的,要不然大家都会以为小白很好欺负。

  张大为也觉得后悔莫及,倒不是被宝宝敲了一竹杠。带着宝宝去迪士尼,张大为一点都不觉得这是谈判的条件;如果是周末,张大为很乐意带着孩子们出去玩耍,他很乐意带着孩子们去迪士尼,这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让张大为后悔的,就是他觉得自己早就应该想到这些;他早就应该采取死缠烂打的方式,这样说不定早就和小白完成和解了,哪里还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说到底,张大为就是还不够了解小白;如果他真的了解小白,肯定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一个局面,肯定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了。

  “好了,小白,不要生气了!”抱着小白,张大为轻声说道,“我道歉,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我应该多一些耐心。”

  小白还是不高兴的扭着身子,还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显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哄好小白的,小白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过张大为一点都不着急,多点耐心,继续哄下去就好。小白就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而已,多哄一哄,这个生闷气的孩子自然很快就会忘记先前的不愉快!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