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冰中文 > 武侠小说 > 鉴昆仑 > 第三十七章 立一碟龙拥云海 火管箫客栈应辞

  齐召来找人但是踪迹皆无,于是就和伙计打听说:请问小二哥,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僧人朋友什么时候离开的?

  伙计一笑说:客爷。刚走不久和那个年轻女人一起走的。他还说了你看那里!

  伙计一指僧粲曾经用过的那张桌子。齐召这才注意到“原来桌边上竖立着一块盛放点心的碟子”。齐召奇怪地说:这啥意思啊?

  伙计一笑说:你问我我哪里知道什么意思啊。人家大和尚走之前交代了,你来了就让你看。他说你会明白的。对不起啊现在客人太多。我没时间和您聊了。

  齐召点头说:请便!

  奇招无奈来到了桌子金钱就看这个碟子竖立在桌子中间。这有什么奥秘呢?这老和尚有打哑谜了。这碟子两面厚薄不均匀居然能侧立起来。这啥意思啊。真让人费解。他仔细看看碟子上面有花纹而。很常见的一种食碟是用来放点心用的。这是啥意思啊。齐召搔搔头发冥思苦想啊!但是想不出头绪来。

  茶楼里人越来越多有人看见这里有空位子就走了过来。齐召还正在发呆呢。这客人用手一扶桌面不要紧这块碟子当场当啷一声就倒下了。倒下之后反作用力让这块碟子不停的震动了几下,这才算是正面朝上不动了。

  这样一来新来的客人看了一眼齐召说:这位小兄弟看什么呢这么认真啊?

  齐召随口说道:没看什么。在你没来之前这个桌子上面竖立着一块碟子。我就在看这东西。

  那个客人说:我也看见了但是不好意思把碟子弄到了。幸好没掉在地上。这事儿谁干的?

  齐召这才抬头看看对面新来的客人。看上去模样三十多岁面皮白净眼睛细长眉长过目,鼻直口正上嘴唇有胡子下巴上没胡子。这叫八字胡故意修剪的。青色缎子的长衫衣服儒生的打扮手里拿着折扇。不高不矮中等身材。稍微有点消瘦。正在盯着看自己。神情就是一副学究的模样标准的文人。四目相对瞬间错开了。齐召说:先生请坐!

  这个中年男子说:有座!老弟是来喝茶的吗?

  齐召一笑说:不是啊!我是来找人的。但是没找到朋友块这一块吃碟竖立在桌子上了打了一个哑谜就走了。我在想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但是一无所获。您这就来了。

  中年男子说:噢原来如此。不好意思打扰啦。你请继续。

  但是齐召想了一段时间毫无收获。

  这时候伙计过来了说:大爷您来了?还是老样子盘龙云海啊?

  那个男子一点头说:嗯!老样子!

  伙计转身走了,齐召也想不出来抬头一笑说:请问先生什么是盘龙云海啊?

  中年男子一笑说:开玩笑的话。盘龙呢就是一盘蛇肉馅的包子,云海就是云雾茶庐山的云雾茶而已。有点发酸啊。见笑了!

  齐召一拍脑门儿站了起来说:多谢指教啊!在下受益匪浅。你喝茶我走啦!

  齐召急匆匆下了楼回到了原来的饭馆儿。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闻德光说:找了佛爷了?

  齐召说:没找到。我去了人家就早走了。扑了个空。吃完饭再说吧。

  齐召草草吃了几口饭菜把筷子放下了。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闻德光说:没找到咱们先回客栈?

  齐召睁开眼睛说:你说把一块吃碟伫立在桌面上能明白什么道理?

  闻德光说:没头没尾这一句我可说不出道理来。古龙兄你有何高见啊?

  古龙想了想说:在什么地方出现啊?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含义。我也只能这样说了。

  闻德光说:别人可以这样说你不可以这样说啊。你会算!算算看看吧!

  齐召一听这话对劲儿果然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跟说:辛苦一下吧!就在茶楼上我发现的。老兄认为怎么样啊?

  古龙说:说道理我是会说的。瓷土烧成一吃碟,木相四足能承接,夫妻反目在今夜。地火明夷箫管窃。

  别急听我解释其中道理。用火烧窑出来一个碟子树立起来就是一种暂时的现象,并不正常。

  说完这话古龙看了一眼黄香碟。齐召马上心领神会了。但是不动声色。继续听着古龙往下说。

  古龙又说:茶楼之地茶色飘香啊那是人龙云海之处。四条腿的桌子是木头做的上面实体下面空虚,又在楼上这就是一阳五阴呈现山地剥卦。君子得舆小人剥庐。你要是君子呢那你就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工具就像得到了一辆大车。你要是不学好呢那就把自己住房的房顶都会扒掉,预示着败家。

  齐召说:你这意思是指我自己吗?

  古龙说:呵呵你看你说的我讲的是道理。人人都一样啊。一家人房顶盖都没了夫妻怎么过下去啊!所以就会夫妻反目啊。妻子离家出走了自己就得烧火做饭吃了。没人伺候了。盘子碟子都空了不正常到把吃饭的盘子竖着放着的程度啊。然后自己烧火没经验就拿着从前的乐器箫管当吹火筒使用,但是不管用。于是想不如去那个地方偷点儿吃的吧!就可怜到这种程度。

  闻德光点头说:我看也是差不多吧。君子所见略同。

  齐召一笑说:呵呵呵哈哈龙拥云海,没有鱼虾可吃啊!但是腥味十足啊!

  司马冰冰说:你们说什么这么热闹啊?

  单珏珍说:冰冰别听他们男人乱说一个好东西也没有。别理他们。我说亲家母啊。咱们回客栈吧!

  那个朱妩倩说:黄家妹子你去我家住一夜咱姐俩好好聊聊?我让你姐夫准备新被褥了。我家就不脏了。就别在客栈住了啊。

  单珏珍说:我说闻将军啊。你的箫吹的很好啊。百听不厌。今晚上没啥正经事儿。给大家吹个曲子听吧?大哥你也弹一曲和闻将军合奏一曲!以解寂寞大家说好不好啊?

  单觉真说:妹妹那是客栈大家休息的地方。弹奏音乐影响别人休息。免了吧!

  朱妩倩说:想唱歌弹琴啊。把客栈辞了。我有好地方。我带你们去我工作的地方!找个好房间随便弹奏什么乐器都有。

  司马明珠说:大嫂你干什么工作啊?

  朱妩倩说:屠家开的场子大嫂我当负责安全的女头领。知道了吧?

  司马冰冰说:妓院的打手啊?